One way lead to others

18/11/2012 § 6 Comments

2012年10月,夹杂着复杂的心情跑了一趟本不该去的香港,见了本不该再见的人,也发生了计划之外的错节。

日落香江

早上8点的飞机,10点多抵港,12点左右出海关。

国内赴港手续说麻烦不麻烦,说简单不简单。凡持中国护照公民欲赴港观光,都必须要申请许可证。首次申请受理的时间为15个工作日上下,即3周时间左右。但凡持有第三方国家签证的旅客,如在香港转机则可以在香港逗留7天(过境),所需材料为第三方国家的签证 + 联程机票即可入境。我本来已在8月中旬咨询过出入境管理局,答曰:鉴于你持有外国签证,并且有机票显示出境日期,国内海关可以准许去香港,但有关入境事宜,有疑问须向香港海关咨询。

国内海关都允许出境了,香港还会不让入境么,潜意识里就认为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下来,也就没有再打电话到香港方面确认。直到9月底准备行李时突然想到香港一贯对内地人士的偏见,入境程序也许不是那么容易,遂致电港出入境事务处,得知如果旅客不是在香港转机的话,就算有联程机票也不能进入香港,只可以在香港的机场内逗留。乍闻噩耗,几欲取消赴港之行,因为回澳时间订于10月14日,中国十一放长假,8日开始恢复上班。而且国内出入境管理局除非紧急情况(天灾人祸)不给因私出境公民办理签证加急处理程序。所以8日开始申请,最早可以拿到许可证日期为10月底,照国内官方机构的一惯办事准则,11月初能拿到就算不错了。所以要指望在正常程序下14日前能赴港,无异于白日做梦!既然常规程序如此“厚待”于我,那我就走非主流路线罢了。网上直接用信用卡再订一张15日自香港出境回澳的机票,这样就符合TMD的条件了。正当要授权网络付款时看到一个“先人”答贴说有些人欲入港购物,但时间紧迫之下无法办理许可证,就找了旅行社办了张泰国签证,再出了一张所谓的“联程机票”,自然是从香港出境的,然后就可以直接入境了。只是该人在7天后没有从香港飞去第三方国家,而是回了内地,所以他的护照被香港海关光荣要盖上了“DT”的红色印章,意为“Delayed Trip”,即该人取消了行程,以后香港海关只要在护照上见到该印章,就会把人带去一旁问话,导致出关手续繁琐等等。鉴于此时我的心理已近阴暗,还带有些许的自毁倾向,倒真想看看一旦Busted会有什么结果,所以连联系旅行社的手续都免了。9日坐车到福州南站,坐动车摇晃7个多小时到上海虹桥,期间还出了个小插曲(坐公交车去火车站时,交待了司机到南站坐动车,这贼厮鸟却把我拉到了北站。眼见要误了行程安排,南北两站相距近30分钟的车程,而当时距离上车时间只有20分钟不到,一的士司机在“老毛头”的召唤下猛踩油门,时速飞彪150,在15分钟左右把我送到。)

10日去完了上海,11日凌晨从浦东直飞HK。临行前跟家人交待了会在搭晚上8点多的班机从上海回闽,预计会于10点多抵长乐。一路惶惶地办手续出境,居然在上海就直接查看护照签证及“联程机票”,抵香港后出海关还是被问了一会儿,还要求出示在澳的名片。香港到底有多骄傲?TNND我要是不随身带究竟会怎样?最后也许是托福于我长得太急的外形,心虚都不太摆在脸上,海关阿婶见找不出什么毛病,就放我过了,过程有惊无险。

内地手机在香港无法接通,遂在机场大厅的“7-11”里买了一张带上网功能的SIM CARD,激活后却只能打电话,无法上网。而约见之人,我只存有其网络ID,未问及手机号码,徘徊了几个小时之后,去了一家McDonald’s借了网络连接,顺便试了下HK Mcs的味道。(抱歉,实在尝不出有什么不同) 在McDonald’s联系了近20分钟无人回应,几欲抓狂。无奈之下信步天桥,见识了一个天桥上5个发广告的HK Special,步入一座商业中心的二楼,却在一群迎面走来的人群中见到欲见的人,遂蹂身而上,左右开弓,噼里啪啦……No, no, no, that didn’t happen :), when you saw someone you really wanted to meet with, and all of a sudden dream came true, then you probably have nothing to say but “Hey”…

约了晚餐,闲瑕时间自湾仔坐天星小轮过尖沙咀,在星光大道广场上坐了一个下午。见识了人来人往,“到此一游”的大陆观光客,五光十色,各式人种,尽显欢愉,那种情形象极了解放初期全国各地涌到紫禁城的乡亲们。夕阳时分,步过广场边做速描的小推位,要了幅画像,与摊主小哥闲聊了几句,大改以往对港人一贯冷淡的印象,港人对大陆人士倒也并非集体反感。纯粹是个人感觉,澳人之间十分温暖,国人之间十分冷淡,港人则是介于二者之间,也许是过往几次的香港机场人员对同是黄种人的态度十分不耐烦,遂令我对这个曾叫东方明珠的地方及其人士十分反感。如今这位仁兄的泰然而言大有是非因果,皆由本身之意。

香江的夜晚无瑕得见,试了下港式日餐,与墨尔式华人日餐一样的水平,可能闽境内的日餐还更具日本水平。不过我在意的从来都不是吃的是什么,或者说去哪里吃……

本是订于晚上8点的飞机离港,前半段一切如预料中进行,如果无误,我将于10点多回家,界时谎报一下是从上海起飞的就一切OK。却不料香港航空直接把我彻底地卖了,8点40的飞机一延再延,到10点多才告知我们客机刚从陕西起飞,到港要超过11点40,12点10分以后才能登机。

由于我不想告诉家人我此趟来的香港,所以白天之中只对老哥发了语音微信,简单地告诉了一下几点的飞机,更由于我在久候班机后人疲神怠,竟忘了在登机前发信告诉老哥飞机已经起飞,导致10点到机场接人的老哥一等再等,在我到长乐机场下机后拨通老哥的电话后,电话的另一头几已暴走!老哥等到12点多,查看了候机厅内的所有预期抵达,延期航班,所有来自上海的飞机全都按时降落!老哥不放心,又打电话到民航查询,更夜催电话在民航任要职的好友夫妻二人,要他们直接致电上海机场查询是否有我这的名字从上海机场登机?结果自然是没有!更惊!打电话去我住宿的宾馆,被告知此人在9号已经办理退房了。更得好友夫妻告知,中国民航除非因天气等不可控制的因素绝不会取消航班,你老弟要么是喝醉了酒在说胡话,要么是被人绑票!?在众多揣测又毫无消息之下,又不敢跟年迈的父母报告实情,多重担心之下,老哥向上海浦东机场的警方报了案,在开车准备向长乐机场警方报案时见到又有一架香港的飞机降落,抱着万一的心态回转进了机场,果然在10多分钟后听到了我“无辜”的声音……

母亲在经历了舅舅意外过世之后对家人的外出十分在意,几乎每天都要打3-5次电话确认对方安全方才安心;在我自11日凌晨7点跟她通过电话之后到我回到家的19个小时里因无法接通我的电话而惊魂未定,再加上听我老哥转述我的话:飞机在8点延机,10点又延,11点可能要取消航班,再后来就没有消息了。听到这些后本已惊疑不定的母亲更认定我已遭不测,吓得全身气血不行,直打冷战。介时中国时间是凌晨2点半,澳大利亚墨尔本的时间已是凌晨5点半,当我回电话过来给老妈时,她一直担惊受怕的心才放得下来。

半个多小时的归家路途自然少不了老哥的谆谆教诲。凌晨4点多到家,发现两边的家人除了小孩子已睡外都在撑着眼皮等我。尽管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尽管这许多年来我一直都在心里不平衡,但让所有人为自己的行为买单,从来不是我想看到的结果。

Do the right thing? HOW???

HK星光大道街边速描. HK$90

Life is easy, live is hard.

28/03/2012 § 8 Comments

2012年3月17日,南京大学一大四女生在宿舍自缢身亡。

18日,通过“皮皮时光机”延迟发布的“遗言式”微博面世:“我有抑郁症,所以就去死一死,没什么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离开。拜拜啦。” “江宁公安在线”随后确认了消息并证实该女生就是网名“@走饭”的博友。


图片为网络搜索,非网友“走饭”本人

一时之间,网上凭吊之声四起,个个都在扼腕长叹,世间又少了一位“如此才女”; 对‘抑郁症’亦指指点点,貌似个个良医; 进而问责中国教育现状。

看到新闻,先是惊愕,继而淡然。————至于么?
打开电视看新闻,天天都死人,还不重样。
富士康跳呀跳的,也跳了10好几个。(没办法,人家赔钱既快,态度又好,何乐不为?)
带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杨佳,单人匹马,挑了匣北警局。(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其他的,‘喝开水’死的,‘做噩梦’死的,‘躲猫猫’死的,‘洗脸’死的,不胜枚举。
“祖国是这样,请不要悲哀…”(原歌词是“如果”,可惜现实里没有“如果”,只有亲爱的“祖国”)

看了一下她的博客遗言,除其言论略为不俗外,很难看出她就是某些人高呼的‘女诗人’式才女。正要为其感叹一番,却突然转念一想:尼玛这就是所谓的‘死亡笔记’呀,混蛋。将来一旦自己的脑海里浮现类似思维时,请一定一定要问自己,你TM最近是不是想死了!

能选择以自缢了结自己的人,我只能说除了佩服她不怕自己死相难看之外,也佩服她报复身边人的决心。不清楚她究竟有多恨她的妈妈,而这位中年丧女的老娘除要收拾不孝女留下的烂摊子不说,白发人送黑发人,再加上似是还非的埋怨,足以摧毁老母活下去的信心。这些,在我的字典里就叫做‘自私’!

自杀有很多种:割脉,嗑药,烧炭,浸泡; 哪一种都能让人安静地离开,但有多少人见过上吊的?

在我小时候听过一个亲戚的故事:在60-70年代的农村,这位男子忠厚老实,20出头取了个漂亮的妻子。新媳妇几乎样样好,但就是性格刚强,听不进人言。有次因为与夫家言语冲突后愤然回房。夜晚,丈夫回房开灯后赫然发现妻子自缢,把自己挂在了床梁上,新做的绣花鞋在空中飘来荡去……(当时听到这个故事时认定这个女人铁定挂了)不过好在救得及时,挽回了性命。自此后,消息不胫而走,风声传遍整个村落,无人不知这位刚烈夫人的大名,再也没人敢在她面前放声p。只是,在数十年后的今天,她的子女却几乎个个难逃破碎婚姻的命运,不知是否源自于她的“教导有方”?

如果“@走饭”的人生延续下来,会不会如我的这位亲戚的故事一般,不得而知。但一个选择结束自己生命的人在我的眼里连LOSER都不如(特殊原因除外),更何况是一个为爱轻生的可怜虫。要死还不容易,难的是活着!

估计这番言论少不得要被人大骂刻薄,“人都死了你还不肯放过?”。要知中国人素有敬重“鬼神”之说,认为人死灯灭,只能赞好,不能诋毁。(89年就曾有一群人,挟“文革”遗风,借胡耀邦的葬礼展开了一场浩浩荡荡的逼权运动,2个多月的拉锯战下来,其结果自然是众墙内墙外之士所周知,“正义”战胜了“邪恶”。然而孰正孰邪却有待商权,在此不再赘述,将来再开一篇详叙个人观感。)

最后奉上网友撷取的部分“走饭”语录:”今天,你想死吗?”

人生最痛有多痛?

21/03/2012 § 8 Comments

有一对30出头的情侣,老酒友了。一周要喝7天酒,即便是其妻在怀孕时也是如此,虽然不是逢饮必醉,但数量却足以令人侧目。2011年10月,其妻诞下麟儿。二人世界里新增一可爱的小生命,是人都会感到欣慰。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连旁人都为他们开心,一切近乎完美。

然而上苍总喜欢在你最快乐的时候带走你最珍贵的东西,来告诉你得到的太多… 孩子却在出生后不到2个月的时间内夭折。

悲剧的发生后二人打击很大,男友本来就是个Short temper的人,经常骂骂咧咧的,如今只会更差,喝酒也变得更凶,已近酗酒。而丧子的母亲只会更加悲伤,喝的酒比平时多了一倍有余。不知道他们背后的故事,但却再没见过她们出现在同一场合。个人虽然十分同情并理解这种用酒精麻醉自己的行为,but there is nothing you can do about it… really. 在目睹她身材不断横向增长的同时也见证着她身边不停转变的男性角色。

不敢问她孩子早夭的具体原因,估计是在怀孕期间里烟酒不断,而导致婴儿有先天性不足进而酿成灾难… 如今每次见她开手机,或者打开钱包,我的泪腺都会受到强烈的挑衅:她的手机的待机屏幕、钱包里放照片的透明夹位置,依然放着初生婴儿的照片,有熟睡的,有微笑的…而越温馨的照片看起来也越显凄凉 ~ 有次她顺着我的眼光看到儿子的相片后,还笑着解释说自己只是想留做纪念,然后不到2秒钟情绪就直接崩溃、泪流满面,手指轻抚着照片,声音呜咽地告诉我她有多么爱他… All I can do is pray to god, things like that should never ever happen again!NEVER!

人说人体遭受的疼痛是有分等级的,残手断脚是七级,孕妇分娩为十级。
不知如此的身心俱伤,位列几级?

做不了恋人就做陌生人吧

16/03/2012 § 6 Comments

终于看了柯九疼的成名作《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

事后得知,是广电总局的刀下游魂。即便如此,电影仍然是瑕不掩瑜,绝对能让80后,乃至70后生人的中老年同志大叹“想当初…”。

虽然网上一片不满声,抗议电影被剪成太监了(包括“柯景腾”这个原作者+导演)。但就个人看来,广电的阉版却比原版更符合大陆的“国情”,毕竟上课对老师意淫,外加打飞机运动,不是那个年代大陆主流学生干的事(更何况不是个个老师都“德艺双馨”,而且也没几个复姓“苍井”)。同理,小柯父子的裸戏被剪亦算情有可原,只是柯妈妈在给小柯端饭时递上的一包纸巾就太不能说明问题了。另外,大学澡堂里的四脚怪事件,床戏,以及男主角失恋后宿舍内集体打手枪事件,则可有可无。因为事情虽属疯狂,但在我读中专的那个年代(95-98年),类似事情也屡见不鲜。仅在此罗列几个较具代表‘性’的事件作为这场2B青春的见证:

“偷窥事件”,有一个急色的猥琐男,总喜欢在下课后趴在澡堂屋顶挖洞瞄人(当时学校的澡堂有两层,楼上女浴,楼下男浴,这厮趁着黄昏趴在二楼屋顶,硬是把屋顶水泥地凿出一个洞… 后来上得山多终遇虎,被发现后情急从二楼御风而下… 至今瘸腿)

“公狗事件”,有一对痴男,几乎每晚都会在宿舍熄灯就寝前为对方做“舌式按摩”,主要部位集中在对方的“乳根穴”附近,被按摩者经常语无伦次… 一轮轰炸下来几近60分钟,而且次次引来群众围观… 更惨的是其中一个伪娘出自俺们宿舍~╭∩╮(︶︿︶)╭∩╮(到今天我都想不明白,夹着汗臭还长着一圈黑毛的腐乳,这两条公狗怎么啃得下去?)

Last but not least,“草鞋男勇探后庭花事件”。在一个风光明媚的夜晚,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划破轻工学校后山平房宿舍寂静的夜…… 第二天,95建三的同志们欢聚一堂,高度赞扬两位‘痴男怨男’终于心愿得偿,并集体向骨瘦如柴的老方同志与扶墙缓行的小彪同志投以深切同情的注目礼。

远离故乡的人,都会喜欢去尝试一些平时不敢做过的事。而处于青春期的小伙子由于荷尔蒙的增长,更容易做出疯狂的举动。所以在高中(中专)/大学(大专)的这段时间里,这群Jackasses能上演的疯狂,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看完电影后我又去网上找了九把刀的同名原著。读完了别人的传记才发现:尼玛上学谈恋爱是不会耽误学习的,耽误学习的……是TMD暗恋!而我TMD就是这么被摧残的 (T_T)

原著与电影,除主线剧情基本保持不变外,其他的倒是颇有出入,如:男主角的初恋女友其实是李小华,后来被甩,到剧终作者也没有交代清楚; 小柯的好友许博淳,书里并无“勃起”这个大号,也没有天天顶着“帐篷”四处游荡;风纪股长曹国胜是个纯粹的酱油客,连出场的次数都不多,更别说跟柯九疼争风吹醋了; 书里既没有电影里的荤段子,自然也没有那么唯美,包括集体反对教官的事件也并未提及,通篇看下来只是一部再正常不过的回忆录。纯以书论,实难引人侧目,而且作者的语气与用词在感觉上皆与数年前看过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类似。估计二者都是台湾写手的关系,也可能是因为柯九疼与痞子蔡同属成大‘非中文系’的结果~ 但在电影的处理上九把刀加入了太多的搞笑因素,并把男女主角间的关系拉成了经典的反差---坏男生与好女孩,所以电影才会这么成功。当然,其中也少不了清新大美女与纯情小正太的卖力出演,否则的话无论谁都不会卖面子给那个死胖子导演的啦,不信你让柯九疼放原型人物上场试试(-_-#)~

“愛情最美的時候就是曖昧的時候”。电影里的这句台词,不知道是谁开发出来,也不知道是怎么流行开来的,搞得现在的女人个个都在玩暧昧,干哥哥,干弟弟都认一群了,却还能挤着腮帮嗲声嗲气地撒娇:“人家还是单身啦”。“流行”一词,成就世上无数女子。多俗多丑都不要紧,只要姐妹有好评。”GUCCI”,”LV”,”PRADA”, 今天姐要血拼啦!搞到最后上街一瞧,我艹!这群女的莫非都是一个后妈生的!全TM一个模样,不明白的还以为是“天上人间”放假了…… 可怜这一代被‘教育’过的人,唉~~~

几年前,我曾经历过一场最有可能结束王老五生活的一段暧昧关系,却因1年后的一场‘家庭风暴’宣告结束。结果是,情话变童话,追求成追忆。而当感情的结果最终竟然需要找理由来解释个中种种,不得不说这种戏剧性的结果实在是令人捧腹。

貌似多数女人都喜欢在game over后故示大方:“就算做不成恋人,大家也可以做好朋友呀”,然后再给出一副‘很傻,很天真’的表情。
“&#…@%×!¥…#@”
要知道,卖萌是可耻的!这部戏已经杀青了,再演可就过了~

一个故事开了头,剩下的就看结局如何了。夭寿的两三个月就能等到; 命硬点的熬个三俩年也差不多能看到; 而能把戏演到时光尽头的不是没有,可惜不是你!

这个故事里有你,有我,有因,有果。既然无缘,何须多言?待到大家再见面时,笑着点头,说声:借过。足矣!

Anger Management

17/01/2012 § 6 Comments

情绪控制是人生成长的必修课,在迄今我所遇过的人当中,极少有能完美控制自己情绪的。而我们最关注的华人,有99%都是直接火山爆发!

我的办法很土,但很管用——“自我催眠”。
能睡的时候就回到家里蒙头大睡,睡醒后怒气基本上都会随着所做的梦一样烟消云散,
人生也不过是梦一场,不是吗?XD

没办法睡时,开车听CD。
在密闭的空间里把音量调大,专心听几首要么极吵,要么极静的歌。
一张碟听完后,要么嗓子飙歌飚到发疼,要么不忿的心情随着轻柔的音乐声渐渐散去。
屡试不爽!

自己常听的歌中有几道特别有感觉,最喜欢《黑街》里目空一切的,放荡不羁且颓废的味道,扔上WP待将来回味。

粤语:陈雅雯的《黑街》

国语:蔡琴的《机遇》专辑
英语:Alannah Myles《Black Velvet》, Carly Simon《You’re so vain》etc.,


人生不如意十常八九,把心情写成文字,也算是一种排解方式,
How do you deal with it?
When you found yourself hurt, upset, or angry.

歌在唱,舞在跳,人在笑

13/01/2012 § 2 Comments

查良镛先生在《倚天屠龙记》的后记里说,在他写张三丰经历张翠山自刎身死时,小说的剧情写得过于苍白,无法表达张三丰的丧子之痛,“因为当时我还不懂…”。

2000年时,我曾在Tigtag论坛上见到一个自称年约20的女孩发贴,说其当时与一位年过30的男人恋爱,由于双方年龄跨度超过10年,且对方是个商人,自己心里没底所以上网来寻求建议。在当时口水大军一片的“和谐”声中,我也义不容辞地加入了谴责该“猥琐”男的行列。记得当时还文诌诌地献了一句:“商人重利轻别离”……后来那个女生回了句:“我好像懂了…”。你懂什么懂!?困扰我半生、至今未明的问题,你居然能被一个年仅二十的陌生人‘教’懂了?!唉,不知这段不被看好的感情有没有被当事人亲手摧毁,也不知这算不算是‘人言可畏’,而我又是否属于棒打鸳鸯的恶人。

如今分分合合的男女关系比春秋战国还乱。
不由让人回想当年老毛语重心长的教诲,“任何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想来老毛说到做到!不过一生中有过四任妻房,最后还弄个晚节不保,介个又能找谁说理去呢?网络乱窜中,看到了一篇“中国开国元勋们夫妻间的年岁差距”,罗列下来的清单看来挺有意思,特转来一观!
原贴参见铁血论坛的贴子。
未知真假,仅供参考。

-----------以下转载------------

由于各种特殊的原因,新中国开国将帅们的婚姻大都不是原配,夫人的年龄要小的多,现整理一部分,供各位参阅。

1、毛泽东与江青。毛泽东(1893-1976),江青(1914-1991)年,1938年结婚,毛45岁,江青26岁。主席大江青19岁。毛逝世83岁,江青死时77岁。当年延安时很多人不同意毛泽东这门婚事,因为他与贺子珍的婚姻关系还没解除,毛泽东以辞去党主席为条件来取江青,足见主席也有凡人的一面,当时对江青很是痴迷。

2、周恩来与邓颖超。周恩来(1898-1976),邓颖超(1904-1992),1925年结婚,周27岁,邓21岁。两人差八岁。这是在革命年代最让人羡慕的一对恩爱夫妻,多少年始终如一,确实难得。周逝世时78岁,邓逝世时88岁。

3、刘少奇与王光美。刘少奇(1898-1969),王光美(1921-2008),1948年结婚,刘50岁,王27岁。少奇大王光美23岁。刘少奇当时是带着孩子与漂亮的王光美结婚的。文革的摧残,刘少奇1969年71岁就走了,留下了王光美孤独的过了四十余年,他们这对夫妻只有二十多年的幸福时光。

4、朱德与康克清。朱德(1886-1976),康克清(1911-1992),1929年结婚,朱老总43岁,康克清28岁。与贺子珍一样,康克清也是一位优秀的红军女战士,与朱德的婚姻,虽说不是原配,但比贺子珍幸福的多了。在中南海的革命家庭中,除了邓颖超被人尊称为“邓妈妈”外,另一位能被称为妈妈的就是康克清了。

5、邓小平与卓琳。邓小平(1904-1997),卓琳(1916-)。漂亮的妻子金维映改嫁李维汉后,1939年邓小平与卓琳结婚,邓35岁,卓23岁,这对夫妻也是相濡以沫,文革中小平同志在江西走出的“邓小平小路”就是他们夫妻俩的共同功劳。小平对卓琳要求很严格的,并且一再不让她出风头,所以我们现在的新闻媒体上很少见到卓琳的消息。

6、彭德怀与浦安修。彭德怀(1998-1974),浦安修(1918-1991)。与当时很多有志女青年一样,浦安修也是投奔到陕北的。1938年结婚,彭40岁,浦20岁。他们未留下子女,建国后彭德怀的是是非非,被迫离了婚,这一对夫妻的婚姻不大美满。浦安修的心里也是痛苦的。

7、林彪与叶群。林彪(1907-1971),叶群(1917-1971)。军事天才林彪与进步文艺女青年叶群1943左右结婚。林将军在军事上的辉煌与叶群毫无关系,林元帅后来在政治台上的大放异彩就离不开他的伟大的媳妇了,最终的结果是做了他乡的孤魂野鬼。这对夫妻虽未白头,但也偕老了。

8、刘伯承与汪荣华。刘伯承(1892-1986),汪荣华(1917-2008)。1936年结婚,刘44岁,汪19岁,刘大汪25岁。年龄不是问题,据说还是汪荣华先看上“独眼龙”的刘伯承,那是汪荣华在红四方面与红一方面军汇合时就关注未来的丈夫了,应该说晚年视力模糊、神志不清的刘帅生活上是离不开汪荣华的,刘帅活了94岁,汪荣华活了91岁,这也是这么多革命夫妻中罕见的。

9、贺龙与薛明。贺龙(1896-1969),薛明(1916-),与彭德怀夫妻一样,他们年龄也差20岁,薛明也是到陕北的女学生。1942年结婚时,贺46岁,薛26岁。文革中贺龙惨死,薛明无比伤心,好在老天是公道的,薛明得以长寿。

10、陈毅与张茜。陈毅(1901-1971),张茜(1922-1974),1940年结婚,陈毅39岁,张茜18岁,陈毅大21岁。除了王光美,中南海的夫人们就数张茜漂亮了。只可惜,他们夫妻都没能长寿,陈毅逝世时70岁,张茜1974年死时才52岁。

11、罗荣桓与林月琴。罗荣桓(1902-1963),林月琴(1914-2003),1937年,罗荣桓35岁,林月琴23岁。与汪荣华一样,林月琴也来自红四方面军的女红军。罗荣桓身体不好,只活61岁,可谓英年早逝。因为与林彪长期共事的原故,林月琴在罗帅死后也没少受叶群的整,但林月琴坚持住了,活了89岁,也实属不易。

12、聂荣臻与张瑞华。聂荣臻(1899-1992),张瑞华(1909-1995),1928年于香港结婚,是对标准的革命夫妻。经历过战争磨难、分离痛苦,他们能够坚守自己的爱情,让很多人自叹不如,聂帅活了93岁,张瑞华活了85岁,又是一对共同长寿的夫妻。

13、徐向前和黄杰。徐向前(1901-1990),黄杰(1910-2007),1946年结婚,他们结婚时年龄都相对较大了,徐45岁,黄36岁,徐帅活了89岁,黄杰活了97岁,也是长寿的夫妻。

14、叶剑英与?叶剑英(1897-1986),叶剑英一生妻子较多,我不知该写谁,建国后不久叶帅就离婚独居了。即使在相对安全的延安时期,叶帅也换了三任夫人,这确实让人难以理解,据说他一生中有九位夫人。

------------转载结束------------

我店里有位酒友,70多,渔夫。性格十分爽朗,每周都会到店里跟我谈天说地,几乎无所不谈。他有2个儿子,性格各不相同。大儿子在年轻时开货车曾经出过车祸,差点被一根钢条刺瞎眼睛,如今情况大好,还在丹麦老家的海滩买了栋别墅,年年回去渡假; 小儿子又整天邋里邋遢,跟一群社会边缘人士扎堆,还时不时地出点事情; 而他又身患癌症,虽然早年控制住了,但如今却又复发,现在正在化疗中。

在我看来他的人生简直是已经倒霉透了,but NOT!!!每每看到他侃侃而谈,对自己人生中的处处不顺意要么笑骂一句:“Fuck it!”,要么就是“Stick it to your ass, man”。此时你就会知道,这些会颠覆我人生观的东西在他看来不值一哂!而当他论及自己人生最骄傲的事迹,既不是自己抗争病魔史,亦非人生成功失败的经历,更不是自己的子女起起落落,而是他找到了与自己携手一生的伴侣。其中最让我有感触的一句是:

“When you saw her in the first place, you knew she’s ‘The One’…
and 60 years from now, we are still together no matter what…”

What do we need? What do we want??

鸳鸯谱,明星梦

31/12/2011 § 2 Comments

阔别岁余,又见荔枝台的相亲节目-《非诚勿扰》。既然路过了,难免要打一打酱油。

巍巍中华,剩人不少。效颦荔枝,吐血热炒。
台上端庄,台下疯狂。魑魅魍魉,各自肚肠。
小人贪财,君子取貌。淑女求名,姐儿爱俏。
情假戏疯,颠倒红尘。入瓮君子,劝莫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