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不寿,强极则辱。

15/12/2010 § Leave a comment


金庸,本名「查良镛」,华人文坛的先锋之将;
不说他在香港创办的「明报」对华人世界的影响,
单说他以人代笔写出自己爱恨情仇的十五部长短篇小说,
始终贯穿并影响着我的一生,
说他是我的精神导师丝毫不过。

在他描绘的武侠世界里:
有生有死,有情有义;
他教会了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他带我走进了自己内心深处,在刀剑交错与快意恩仇的武侠世界里畅意驰骋;
他让我领略了人世间最美妙的爱情;

「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谦谦君子,湿润如玉」

虽然典故出自《书剑恩仇录》中乾隆送与陈家洛的玉佩上刻有的铭字,
却不难想像这一十六字亦是描述查老自己十分推崇的人生境界。

12月6日,网络疯传「金庸,1924年3月22日出生,因中脑炎合并胼胝体积水于2010年12月6日19点07分,在香港尖沙咀圣玛利亚医院去世。」
虽然在10分钟后在豆瓣证实是谣言,却已激起了千层浪 — 网络声讨大军喊声震天,所谓的「相关人员」“引咎辞职”;
实在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为什么要兴起这种无谓的谣言。
是为了给自己打响名堂?
还是想证实一下金庸在华人世界的地位?
或者是想验证一下中国式“微博”传播讯息的速度?

「到头这一身,难逃那一日」。

大自然的法则,在劫难逃,千古使然。
只望「大丈夫此生有所为,虽死无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邓丽君,原名「邓丽筠」。

华人世界的另一传奇,典雅,高贵;
一生徘徊于音乐与爱情之间的女人。
92年于泰国清迈寓所哮喘病发撒手人寰,享年四十二岁;

然而吸引我的却非其醉人的歌声或完美的唱腔,
而是这个拥有完美体态,天使脸庞的完美女人其一丝不苟的处世之方。
虚位待贤宁缺勿滥;
风华绝代洁身自爱;

一生错爱的数段情中最令人惋惜的当属与港星成龙的一段情,
事到如今成龙始在公众面前公开承认对丽筠的念念不忘,
“Wrong time, wrong place”。

另一段令人嗟叹的插曲是其与当时香格里拉集团接班人之一的郭孔丞相恋,
二人几乎喜结连理,定于82年3月17日于新加坡的香格里拉饭店举行婚宴;
最终却不得不取消,只为掌握郭家大权的郭老太不喜邓丽君的光芒外露,遂定下三个条件:

一是要邓丽君提出详细的身家资料;
二是停止所有歌唱演艺事业,专心当妻子;
三是和演艺界断绝来往,和所有男性友人划清界线。

做为嫁入豪门的代价,这种条件屡见不鲜。
最终听说邓丽君同意但只提出一个附带条件:婚后郭孔丞离开郭家,两人远离尘嚣过只属于二人的平淡生活;
但结果却是郭孔丞不肯放弃过惯的锦衣玉食生活,两人最后决定分手……

做为邓丽君生前的仰慕者,我决定以后绝不入住香格里拉饭店以示对郭姓集团的不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陆游,唐琬「唐婉」(资料摘自「维基百科」Wikipedia与「维基文库」WikiSource)

陆游(1125年11月13日-1210年1月26日),南宋诗人、词人。字务观,号放翁,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后人每以陆游为南宋诗人之冠。陆游是现留诗作最多的诗人。陆游出身于一个由“贫居苦学”而仕进的世宦家庭。陆游的高祖是宋仁宗时太傅陆轸,祖父陆佃,父亲陆宰。 当时正值宋朝腐败不振、屡遭金国(女真族)进犯的年代。出生次年,金兵攻陷北宋首都汴京,他于襁褓中即随家人颠沛流离,因受社会及家庭环境影响,自幼即立志杀胡(金兵)救国。封建家庭虽带给陆游良好的文化薰陶,尤其是爱国教育,但也带来婚姻上的不幸。他20岁时与表妹唐婉结婚,夫妻感情甚笃,可是其母却不喜欢唐氏,硬逼他们夫妻离散,唐氏改嫁赵士程,陆游亦另娶王氏为妻。离婚后陆游非常伤痛,绍兴二十五年31岁游经沈园时,偶见唐琬夫妇,陆游在沈园墙上写了〈钗头凤〉词以寄深情,此后屡次赋诗怀念,直至75岁时还写了有名的爱情诗〈沈园〉。唐氏读了陆游的钗头凤后悲痛欲绝,和了一首钗头凤,不久便去世了。

唐琬,字蕙仙,生卒年月不详。自幼文静灵秀,才华横溢。陆家曾以一只精美无比的家传凤钗作信物,与唐家订亲。陆游二十岁(绍兴十四)与唐琬结合。不料唐琬的才华横溢与陆游的亲密感情,引起了陆母的不满(女子无才便是德),后陆母认为唐琬把儿子的前程耽误殆尽,遂命陆游休了唐琬。陆游曾另筑别院安置唐琬,其母察觉后,命陆游另娶一位温顺本分的王氏女为妻。唐琬而后由家人作主嫁给了皇家后裔同郡士人赵士程。公元1155年(绍兴二十年),礼部会试失利后陆游到沈园去游玩,偶然遇见了唐琬,两个人都非常难过。陆游感伤地在墙上题了一首《钗头凤》 (红酥手)词。1156年,唐琬再次来到沈园瞥见陆游的题词,不由感慨万千,于是和了一阙《钗头凤》(世情薄)。随后不久便抑郁而终。

—————————-

釵頭鳳(陆游)

紅酥手,黃藤酒,滿城春色宮牆柳。
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
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託,莫!莫!莫!

—————————-

釵頭鳳(唐琬)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
曉風幹,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闌。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

—————————-

转贴一段当年凭吊这段千古奇情时写的杂叙。
每每见之都不胜感伤。

唐诗人陆游与其表妹唐婉,因高堂反对而分,双遇沈园六载后,唐婉因见“钗头凤”而悲,亦做“钗头凤”而泣,未久,逝。陆游近古稀之年重游沈园,凭诗忆人,在诗中哀悼唐婉:「泉路凭谁说断肠?断云幽梦事茫茫」。后七十五岁时,乃居沈园附近,「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写下绝句《沈园》:「夢斷香消四十年,沈園柳老不吹綿。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弔遺蹤一泫然」。在其去世的前一年,他还在写诗怀念:“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十五年前在街头「10元3本」的盗版书里认识的「陆唐之恋」,
尽管当时那本厚三百多页的《唐诗·宋词·元曲精选》错字连篇,
却足以让当时的小鬼头感叹:念天地之悠悠,独沧然而涕下。

十五年后的今天,
我还是对这段千古恋情嗟叹不已,
人世间最真挚的爱情不过如此:
喜欢一个人,不难。
爱一个人,挺难。
邂逅能两情相悦的知己,更难!

 

查老开我双眼,丽筠红妆未眠。
唐陆生死不变,七郎缘何不前?

Advertisements

Tagged: , , , , , ,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情深不寿,强极则辱。 at 獨唱何須和.

met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