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高和寡,闻弦知雅

29/06/2011 § 4 Comments


伯牙擅鼓琴,子期善倾听。
高山流水志,千里遇知音。

空山适临雨,百鸟朝凤曲。
相识遍天下,知者有几许?

遂约中秋日,再会汉江旁。
届时满腹曲,尽为知音弹。

孰料陡变生,无常叹昆仑。
人去琴安在,弦断复谁闻?

Advertisements

屏幕刀剑翻飞,窗外疾风劲吹

23/06/2011 § 4 Comments

忽然之间意识到,自己已经多年没有试过在寂静的深夜,伴着嘀嘀嗒嗒的时针缅怀往事…

晚上看一两部电视电影节目本来是旨在听着声音相伴入眠,却不料次次看电影都会越看越精神,以至于睡眠时间从凌晨1点、3点、5点往后顺延~
有时看完后精神亢奋更导致彻夜未眠…唉…

掐着时间分别看完了杨德昌的《一一》、罗启锐、张婉婷的《岁月神偷》、Mel Gibson的《Braveheart》、Demi Moore的《Indecent Proposal》


《一一》,毫不出奇的片名,完全没有宣传的电影。
短短三个小时的剧情,不以画面抢眼,不用明星压场,不放狗血煽情,不落故事俗套;
在看完洋洋对婆婆说的话以后,我也觉得自己过完了短短的一生…

杨德昌,一个才华横益的导演,一个把理想现实化的混蛋,
一个与蔡琴过着“无性婚姻”的负心人,一个喜新厌旧的老家伙~

我算是杨的影迷,却更是蔡琴的歌迷;
对一个曾经在神坛前发誓说“I do…”,并承诺这份爱会一直延续“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的男人,就算他是我欣赏的对象,我还是挺不齿他的行径。

如果担不起一个commitment, don’t start it.

蔡琴说她原谅杨德昌,I choose not to believe; if you loved once, you should know how bad that hurts;

我一直wondering how can you live with that…

所以他死了…

《一一》是他生前的最后一部电影,电影的最后简南俊(NJ)对着妻子说:“…我有机会去过了一段年轻时候的日子,本来以为说,我再活一次的话,也许会有什么不一样。结果,还是差不多,没什么不同; 只是突然觉得,再活一次的话,好像,真的没有那个必要…真的没有那个必要…”

也不知道这些是不是杨德昌借电影来表达自己后悔与蔡琴的分开?

求证?好像也真的没有那个必要。


张婉婷这个名字则是在看过《秋天的童话》后记住的;
在知道电影是由张婉婷监制之后不禁对影片多了几分期待,
结果再次证实:期待越多,失望越大。
《岁月神偷》,更像是在近年来几近灭绝的港片中博求港人同情的YY片;

在豆瓣的影评里,给了三颗星的评价; 里面有两颗星是给了任达华演的老爸;
仅有的触动时刻,是在老爸在问小弟:
“今天学校教了什么?”
“中文和英文…”
“中文教什么?”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
此时仅可见任达华的眼里隐噙泪花…
其他的诸如大儿子与富家女的狗血剧情,老爸当戒指给儿子换血,
吴君如抚着肿涨的无名指泪奔的刻意煽情,实在是“为赋新词强说愁”;
再叹一声近年开始演正戏的吴君如,唉……(以下省略)

若是纯粹站在欣赏的角度,仅凭演技而论,我更欣赏任达华在《天水围的夜与雾》里的表现; 然而此片却能击败《天水围的夜与雾》令任达华荣夺当年香港影坛影帝之冠,实在是令我大跌眼镜; 不过想来也是,如今的香港影帝头衔更像是在送安慰奖…从张家辉得影帝开始,听说今年的影帝位属谢霆锋…我只想大笑三声:“哈!哈!哈!”


《Braveheart》,一个澳大利亚人导、演的苏格兰故事,
看过后不得不承认这是我看过最佳的冷兵器时代战争电影;
Mel Gibson饰的William Wallace, Sophie Marceau饰演的Isabella,
恰是我所能理解的乱世佳人与落难英雄的最佳诠释。

影片内容无须多言,绝对对得起这许多年来的美评;
几句名言亦一直回响在耳边:
“Aye, fight and you may die, run, and you’ll live… at least a while. And dying in your beds, many years from now, would you be willin’ to trade all of that from this day to that, for one chance, just one chance, to come back here and tell our enemies that they may take away our lives, but they’ll never take our freedom.”
“Every man dies, not every man really lives…”
“FREEEEE-DOMMMMM!!!”

P.S.苏格兰人的语调太搞笑了,第一次还以为是听印度人配音的…
P.P.S.穿裙子的男人也有挺man的时——————战场上挑衅敌人时,直接翻开裙子******
P.P.S.S.苏格兰风笛实在是只适合在落难时演奏,寂廖伤感。


《Indecent Proposal》,港译《不道德的交易》,中译《桃色交易》。
另一部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影片,导演、编剧、摄影、演员都几近完美,一部可上五颗星的电影,可惜最终在码头的一场回笼戏Kills everything. 如果把剧情截到Demi Moore下车离去后就perfect了。

身着深色华式旗袍与晚礼服的Demi Moore与在《Braveheart》里身着皇家礼服的Sophie Marceau一样令人惊艳。
“If you want something very badly…set it free.
If it comes back to you, it’s yours forever.
If it doesn’t, it was never yours to begin with. ”
(想来当年Anthony的版本应该就是从这里演变而来的,哈哈哈哈…)

一掷百万的富翁Robert Redford更是风度翩翩,令人折服。(只有这样的男人才对得起“帅”字,Brad Pitt? 靠边站吧小鬼。)
“…Do it for your own reasons or don’t do it…”

“…Nothing gonna happen if you don’t choose…”

John: “Dance?”
Diana: “I should go.”
John: “I remember once when I was young, and I was coming back from some place, a movie or something. I was on the subway and there was a girl sitting across from me and she was wearing this dress that was bottoned queer up right to here, she was the most beautiful thing I’ve ever seen. And I was shy then, so when she would look at me I would look away, then afterwards when I would look back she would look away. Then I got to where I was gonna get off, and got off, the doors closed, and as the train was pulling away she looked right at me and gave me the most incredible smile. It was awful, I wanted to tear the doors open. And I went back every night, same time, for two weeks, but she never showed up. That was 30 years ago and I don’t think that theres a day that goes by that I don’t think about her, I don’t want that to happen again. Just one dance? ”

Oliver Platt的配角一样令人捧腹:(律师老友Jeremy)
Jeremy: OK, David, before we go any further, let’s get the moral issue out of the way.
David: Leave that to us.
Jeremy: No, I was referring to my fee. I get five percent.

Jeremy: “For a million bucks, I’d sleep with him. ” … “Maybe not~”

主角之一的David是个彻头彻尾的loser,被金钱收买的,除Diana外,更大的责任应归咎于他。
不过剧终前他的一句话让我颇为欣赏:“I thought he was the better man. I know now he’s not, he just got more money.”

十几年前当此片在中国的电影界亮相时,除了纷纷扰扰的利益权势的话题之外,还流传着这么个小故事,无法考证是否真有其事,不过编者相对地描述了现在国人对价值的取向:
---------以下属于转载---------
  
   女主持人气势咄咄的问一个男嘉宾,你为什么那么在乎钱,男嘉宾说:“钱能买到一切!”现场的观众哗然了。   
  
  男嘉宾微笑的说:“我们做个测试吧。”   
  
  一个很简单的主题,你的一个仇人爱上了你的女友,现在想要你退出,你是一个正常的人,你爱自己的女友。那个男人愿意出一点钱来补偿你。   
  
  所有的观众都很不屑这种论调,男人缓缓的开出了第一个价格“五万!”      
  
   现场的观众松了口气,论点很集中:“五万,简直是瞧不起人,为了五万放弃了爱情?更主要的是放弃了自己的人格”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否定了。   
  
  男人接着开出了第二个价格“五十万!”      
  
   现场的声音小了很多,一部分的人开始自己的计算了,在过了好大的一会儿,绝大多数的男人依然选择了否定,他身边的女友感动的看着他。只有少数的人接受了这五十万,其中的一个人说:“自己没有钱,父母苦了一辈子了,临老了生病没钱医治,为了父母,放弃了爱情吧。”
  
  男人接着开出了第三个价格“五百万!”   
  
   现场更静了,男人的第一个动作都是看身边的女人,也许是在权衡什么。一半的男人沉默了,另一半的男人怯生生的说:“我要爱情。”身边的女友也有点呆住了,一个女孩子站起来说:“如果一个男人肯出五百万,我想我没有理由拒绝他。”沉默的男人选择了金钱,五百万可以买一套房子,一部车子,全家过上好日子,甚至可以开始自己的事业。一个男人说:“他是我的仇人,我有了这个五百万,我可以含辛茹苦,我可以报仇,我可以计划我所有的未来,当个真正主宰自己的男人。”一些女人看着身边的男人,若有所思。   
  
  男人接着开出了第四个价格“五千万”   
  
   全场哗然了,对于大多数的人,一辈子也挣不了这许多。女人说:“有肯为我一掷五千万的男人,他一定是爱我的,这样有钱又专一的男人,为什么不选择呢。”一个男人举手:“他真的肯付五千万?”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男人说:“爱情是无价的,但是我没有这个能力去照顾爱人,别人有,我应该放弃,并且我有了这许多的钱,我可以做很多有意义的事情,我可以成就事业,我可以帮助别人,这样的人生才有意义。”所有的人都深以为然。 只有一个人依然选择了放弃,所有的人都用很奇怪的目光看他,他解释到:“我的爱情是无价的”,当问到他的女友是否感动的时候,女友说:“我虽然感动,但我更感动的是为了我付出自己五千万的人,而不是放弃别人的五千万,他的观点很可敬,但不现实。”   
  
  嘉宾笑了笑,你们所有的人都选择了金钱。

-----------转载结束-----------

“金钱是否是万能的?”
就算身处当今盛世,这个话题也不会过时;

看完每部影片,我都会试着把自己代入剧中的角色,
把自己放在同样的角度问自己,我能否做得与剧中人一样?
吸收着不同电影的营养,慢慢融入自己的性格,
就像是孔子的名句——————“三人行,必有我师,择行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一百万,$1,000,000.00
究竟能给人带来什么?
没有的人一直热切期盼,
认为这是一世都盼不来的钱;

而有了之后会让你的人生觉得不同吗?
会!
你的社交圈也许会开始不同,
从此开始频繁换衣服,朋友,换车,甚至换女人,
自此进入所谓的“上流社会”,
可惜躲在华丽外衣下的猥琐的心始终未曾改变;
所以当我听到有人说:“我没有理由拒绝……”,我都觉得这是在放p,爱财就爱财,又不是罪过,用得着编着冠免堂皇的理由给自己找台阶下吗?

多年前,我曾经转过一篇“迷惘的80后”,
是现在全力拼博,努力创造事业上的高峰; 待到我年近半百,腰缠万贯时,再怀揣花花的钞票,到灯红酒绿的欢场寻找失去的青春?
还是学先人的“人生知足常乐”,金钱够用就行,待到死的那天,钱也刚好用完也就算不枉此生了…
不过这种不合潮流的想法是不会被主流社会认同的,换来的要么是:“装什么清高,说到底还不是要食人间烟火”,要么是“我们这些小庙,怎么供得起您这位大佛哟”。

人的一生其实都在做选择,或大或小,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我们往往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
如果说你不知如何选择,要么就是你贪心到想二者兼得,要么就是你蠢到在自己骗自己。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June, 2011 at 獨唱何須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