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陪我一起放荡,游戏人间?

16/07/2011 § 10 Comments

 

 

终于卸下了扰人的时钟,也关了夜夜不眠的电脑。
长长的夜,只有不甘寂寞的心跳,不停地打破着漏夜的静寂,相伴睁眼到天明;

回首往事,二十多年的求学生涯,
最让我怀念的是90年代当初那段情窦初开、未涉名利的初中岁月,虽然涩得酸苦,却也甜得醉人。

  • 初一时,曾经被一位年轻的女英语老师课后留堂,语重心长的一番教育后开始仰慕、迷恋对方。孰料六个月后,老师留学英国;
  • 曾经在课上看金庸小说被数学老师逮住,啪啪两个耳光,打掉了我的期待。不知是他恨铁不成钢,还是恼自己的威风不再。而我却以可怜的数学分数证明了自己的不快。
  • 也曾经与邻班的一个不良学生,因言语失和被对方一拳印在肚子上,刹那间往事涌上心头,飙着热泪直骂他娘;
  • 1993年,另一位师范的毕业生,接管了烫手的初二四。也是位英语老师,但她带来的却不只是ABC。初二的生活变得有趣,师生开始有共同话语。初三分班前的那次聚会,也是我人生最棒的回忆。
  • 同样在93的夏季,傻傻的几个同学相聚,顶着炎炎的太阳,从海口踩单车到福清,虽说全程才一万多米,却挡不住青春的激情,大家都不曾料到的是,一个个都晒成猴精;
  • 初二的暑假过后惊闻噩耗,一位平时玩得十分要好的开朗女生,因被母亲无由的漫骂,气不过而自灌农药,把自己永远地留在了花季:亲爱的林桂珍,we miss you much!

 

数易寒暑,光阴一别十五载,几近我的半世人生;
当年的小丫头、小毛头们为表示向父母尽孝,给社会减负,纷纷成家、立业。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见到由此衍生出的小丫头、小毛头们,不由让人感慨万千。
偶然间,得知了当年的同窗建立了QQ群,
大喜之下连滚带爬请求加入,
怀着对迄今阔别近半生的旧友无限怀念,
我终于又见到了一个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
也许是岁月的变迁,或者过去的只能留存回忆,
虽然我言似癫狂,且不断地语出惊人,
却不料群里虽然有人,却越来越冷。
成家的,一堆儿女经;
立业的,是非利益论;
可怜我像是下了凡的天蓬元帅…里外不是人

 

不禁感叹:
昔时黛玉葬花悲,如今芙蓉大腿美。
溜须拍马易朱颜,春莺止啼秋月泯。

(僅借此花祭奠当初逝去的青春)

Can men and women just be friends?

03/07/2011 § 5 Comments

男女间会否有纯友谊关系?

《When Harry met Sally》里有段对白:

Harry Burns: You realize of course that we could never be friends.

Sally Albright: Why not?

Harry Burns: What I’m saying is – and this is not a come-on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 is that men and women can’t be friends because the sex part always gets in the way.

Sally Albright: That’s not true. I have a number of men friends and there is no sex involved.

Harry Burns: No you don’t.

Sally Albright: Yes I do.

Harry Burns: No you don’t.

Sally Albright: Yes I do.

Harry Burns: You only think you do.

Sally Albright: You say I’m having sex with these men without my knowledge?

Harry Burns: No, what I’m saying is they all WANT to have sex with you.

Sally Albright: They do not.

Harry Burns: Do too.

Sally Albright: They do not.

Harry Burns: Do too.

Sally Albright: How do you know?

Harry Burns: Because no man can be friends with a woman that he finds attractive. He always wants to have sex with her.

Sally Albright: So, you’re saying that a man can be friends with a woman he finds unattractive?

Harry Burns: No. You pretty much want to nail ’em too.

Sally Albright: What if THEY don’t want to have sex with YOU?

Harry Burns: Doesn’t matter because the sex thing is already out there so the friendship is ultimately doomed and that is the end of the story.

Sally Albright: Well, I guess we’re not going to be friends then.

Harry Burns: I guess not.

Sally Albright: That’s too bad. You were the only person I knew in New York.

不要跟告诉我这只是西方电影的狭义,真实的人生未必如此。也不要告诉我:我有多少多少的异性朋友,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如果真有这样的情况,我只能说,恭喜你!要么你遇到的是圣人,要么就是你太天真。而任何一种答案都体现不了你的价值,只能说明你无知…

在二十几年来的成长过程中,我从没见过有一个男人,会有一个无话不谈的异性朋友而心无杂念的。简单地说,没有男人可以忍受与一个自己认为毫无吸引力的女人独处超过10分钟。至于Sex Part,个人浅见应是“责任”问题,一个“鸭梨山大”的男人,往往会因为想得太多而导致荷尔蒙分泌减少进而成功抑制欲望。相反,脑细胞缺乏,四肢发达的雄性动物则是当今华人世界堕胎率普遍攀升,孕妇的平均年龄不断下调的主要功臣。

换句话说,“柳下惠、花无缺”这种男人只存在于ideal world(理想世界);
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太过现实:有钱就是爷,有奶便是娘;
“做者”们提倡的“精神恋爱、无性婚姻、柏拉图式感情…”
亲爱的,你们自己做到了吗?

你让流连于欢海猎奇的饮食男女情何以堪?

身为男人,很难知道女人对这些观点的看法,
我也从末在这种问题上与女人深入讨论过,
一者不雅;
二者难堪;
三者,“小子,你想干嘛?”

然而偶然在豆瓣上看到一位女性的评论,
相当有趣,转来分享一下:

----------以下转载自豆瓣评论------------
我们知道,除了人类,其他动物性*行*为的唯一目的就是繁殖后代、延续物种、传递自己的基因。虽然人类自恃高等动物,为性*交扩展出各种奇怪的目的,但在选择性*交对象时,还是会受传递基因这一最原始本能的控制。

比如无论古代现代东方西方,几乎都以长腿为美,因为在远古时代,长腿跑得快,更容易摆脱猛兽的追击,更容易捕获猎物,长腿还可以摘到更高处的果子,因此长腿生存的机会大;同时女性也希望传递自己的基因,自然更热衷在生存机会相对大的长腿们身上押注。即使现代长腿的实用优势大多数仅体现在运动场上,即使女人喜欢长腿难不单为生长腿的孩子,但长腿已经固定为一种审美,一直影响着女人的性选择。

当然男性也热衷长腿女性,最好还大眼睛,最好还聪明,最好……最好……但男性普遍不苛刻,不挑剔,一般来说,他们的重点从来都是多吃多占,而不是精挑细选。如果是腿短小眼睛不聪明的女性,他们一样不拒绝,而且摆平长腿大眼睛又聪明的女性后,还是不耽误他们惦记新的。因为精*子是很廉价的可再生资源,喷一次就50多亿,吃不吃蛋白质的吧,反正都能自己长回来;而且交出精*子的过程男的没有痛苦还很愉悦;最重要的是雄性不承担怀孕环节,不必在这上头耗费时间和能量。所以,理论上雄性只要搞得出精*子就随时随地可以令雌性受孕,无限地传递自己的基因。对于人类来说,如果忽略一切法律造成的畏惧、道德造成的负疚、人口爆炸的危机等,男性会在本能驱使下,和任意有生育能力的女性交配以增加后代数量直到精尽人亡。

但卵子,首先是不可再生的,起码对哺乳动物来说是这样。女的在出生前卵子已经存在于胎儿卵巢中,出生后数目不会再增加,10万多个,越用越少。先来个极限假设,一个女的,一生不怀孕,月经从15岁开始到55岁结束,周期28天,来月经的次数=365天×40年/28天,四舍五入最后约等于512次,来一次月经排卵一次,也就是说,一生能排卵500次就算很多了,女的一生500和男的一次50亿没法比吧。再极限假设怀孕光生不养,9个月一个,还按15-55岁算,12个月×40年/9个月=53个后代,哪怕次次都是6胞胎那也就是318个后代,总归后代数量是有上限的,所以不能随便挥霍。况且母体怀孕哺乳都要耗费很多时间和能量,和雄性哆嗦一次比起来成本要高得多,选择配偶残次,就增大了后代残次的几率,后代残次就相当于浪费资源,投资失败。所以雌性理所当然更倾向于精挑细选,力保后代质量。
------------转载结束--------------
所以,我一直认为在男女双方的择偶过程中,女人一直比男人清醒;

况且,近来江湖风传女人择偶的“180规则——180cm、180mm、180㎡、180min、180hz、180ml、180m/s”也很能说明问题;

我有一位婶婶有句口头禅:“生女儿比生儿子强。”
Why?
因为女儿孝顺啊!
??????
生儿子,从小到大,磕磕碰碰,惹事生非不说; 一旦长大后结了婚,要么多数不怎么回家了,要么逢年过节基本跑丈母娘家待着,顶不住这气啊…而生女儿,不但没有这方面的问题,反而从小到大安安静静让家人省心不说,即使嫁人后还是可以隔三差五地回娘家。而且娘家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就是我老公的事,而我婆婆家的事,基本上没我什么事……我所认识的女性中,有90%以上表示,就算是结婚生子后,还是会“继续效忠娘家!” Orz

不像往年,女人遵从的是“未嫁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的《三从四德》,
所以50-60年代出生的女人,大多都遵守着“出嫁从夫”这条“社会公约”;

小时候曾经听过一个故事:
一个女人的父母与丈夫因犯杀人罪被判处死刑,
官府在酌情考虑后决定网开一面,认为可以只罪一方,赦免另一方;
即要么问斩父母,要么处死丈夫,最后让这个女人选择,
当年10来岁的我,斩钉截铁地认为他丈夫玩完了;
谁知那个女人最终选择了弃父母,保丈夫。
其原因是:“我可以一丝不挂去见我的夫郎,却无法赤身露体去见我的爹娘…”

无限唏嘘…

说到底,男女之间因为先天上的区别而强烈吸引着双方有结识的欲望,但天性中对异性的喜欢却无法让双方能够真正做到泾渭分明,做点到即止朋友。所以这种似是而非的情况是为“暧昧”。而“朋友”一词,实在难以下得了具体的定义,泛泛之交谈何知心?而知己知彼又怎能自持?就好像我至今对“爱情”二字一样做不了完整的结论一样!

张艾嘉的《因为寂寞》,唱尽了爱情的脆弱。如今看来,两人相爱仅仅只是因为彼此孤单的心无法忍受按捺不住的寂寞?!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July, 2011 at 獨唱何須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