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easy, live is hard.

28/03/2012 § 8 Comments

2012年3月17日,南京大学一大四女生在宿舍自缢身亡。

18日,通过“皮皮时光机”延迟发布的“遗言式”微博面世:“我有抑郁症,所以就去死一死,没什么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离开。拜拜啦。” “江宁公安在线”随后确认了消息并证实该女生就是网名“@走饭”的博友。


图片为网络搜索,非网友“走饭”本人

一时之间,网上凭吊之声四起,个个都在扼腕长叹,世间又少了一位“如此才女”; 对‘抑郁症’亦指指点点,貌似个个良医; 进而问责中国教育现状。

看到新闻,先是惊愕,继而淡然。————至于么?
打开电视看新闻,天天都死人,还不重样。
富士康跳呀跳的,也跳了10好几个。(没办法,人家赔钱既快,态度又好,何乐不为?)
带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杨佳,单人匹马,挑了匣北警局。(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其他的,‘喝开水’死的,‘做噩梦’死的,‘躲猫猫’死的,‘洗脸’死的,不胜枚举。
“祖国是这样,请不要悲哀…”(原歌词是“如果”,可惜现实里没有“如果”,只有亲爱的“祖国”)

看了一下她的博客遗言,除其言论略为不俗外,很难看出她就是某些人高呼的‘女诗人’式才女。正要为其感叹一番,却突然转念一想:尼玛这就是所谓的‘死亡笔记’呀,混蛋。将来一旦自己的脑海里浮现类似思维时,请一定一定要问自己,你TM最近是不是想死了!

能选择以自缢了结自己的人,我只能说除了佩服她不怕自己死相难看之外,也佩服她报复身边人的决心。不清楚她究竟有多恨她的妈妈,而这位中年丧女的老娘除要收拾不孝女留下的烂摊子不说,白发人送黑发人,再加上似是还非的埋怨,足以摧毁老母活下去的信心。这些,在我的字典里就叫做‘自私’!

自杀有很多种:割脉,嗑药,烧炭,浸泡; 哪一种都能让人安静地离开,但有多少人见过上吊的?

在我小时候听过一个亲戚的故事:在60-70年代的农村,这位男子忠厚老实,20出头取了个漂亮的妻子。新媳妇几乎样样好,但就是性格刚强,听不进人言。有次因为与夫家言语冲突后愤然回房。夜晚,丈夫回房开灯后赫然发现妻子自缢,把自己挂在了床梁上,新做的绣花鞋在空中飘来荡去……(当时听到这个故事时认定这个女人铁定挂了)不过好在救得及时,挽回了性命。自此后,消息不胫而走,风声传遍整个村落,无人不知这位刚烈夫人的大名,再也没人敢在她面前放声p。只是,在数十年后的今天,她的子女却几乎个个难逃破碎婚姻的命运,不知是否源自于她的“教导有方”?

如果“@走饭”的人生延续下来,会不会如我的这位亲戚的故事一般,不得而知。但一个选择结束自己生命的人在我的眼里连LOSER都不如(特殊原因除外),更何况是一个为爱轻生的可怜虫。要死还不容易,难的是活着!

估计这番言论少不得要被人大骂刻薄,“人都死了你还不肯放过?”。要知中国人素有敬重“鬼神”之说,认为人死灯灭,只能赞好,不能诋毁。(89年就曾有一群人,挟“文革”遗风,借胡耀邦的葬礼展开了一场浩浩荡荡的逼权运动,2个多月的拉锯战下来,其结果自然是众墙内墙外之士所周知,“正义”战胜了“邪恶”。然而孰正孰邪却有待商权,在此不再赘述,将来再开一篇详叙个人观感。)

最后奉上网友撷取的部分“走饭”语录:”今天,你想死吗?”

人生最痛有多痛?

21/03/2012 § 8 Comments

有一对30出头的情侣,老酒友了。一周要喝7天酒,即便是其妻在怀孕时也是如此,虽然不是逢饮必醉,但数量却足以令人侧目。2011年10月,其妻诞下麟儿。二人世界里新增一可爱的小生命,是人都会感到欣慰。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连旁人都为他们开心,一切近乎完美。

然而上苍总喜欢在你最快乐的时候带走你最珍贵的东西,来告诉你得到的太多… 孩子却在出生后不到2个月的时间内夭折。

悲剧的发生后二人打击很大,男友本来就是个Short temper的人,经常骂骂咧咧的,如今只会更差,喝酒也变得更凶,已近酗酒。而丧子的母亲只会更加悲伤,喝的酒比平时多了一倍有余。不知道他们背后的故事,但却再没见过她们出现在同一场合。个人虽然十分同情并理解这种用酒精麻醉自己的行为,but there is nothing you can do about it… really. 在目睹她身材不断横向增长的同时也见证着她身边不停转变的男性角色。

不敢问她孩子早夭的具体原因,估计是在怀孕期间里烟酒不断,而导致婴儿有先天性不足进而酿成灾难… 如今每次见她开手机,或者打开钱包,我的泪腺都会受到强烈的挑衅:她的手机的待机屏幕、钱包里放照片的透明夹位置,依然放着初生婴儿的照片,有熟睡的,有微笑的…而越温馨的照片看起来也越显凄凉 ~ 有次她顺着我的眼光看到儿子的相片后,还笑着解释说自己只是想留做纪念,然后不到2秒钟情绪就直接崩溃、泪流满面,手指轻抚着照片,声音呜咽地告诉我她有多么爱他… All I can do is pray to god, things like that should never ever happen again!NEVER!

人说人体遭受的疼痛是有分等级的,残手断脚是七级,孕妇分娩为十级。
不知如此的身心俱伤,位列几级?

做不了恋人就做陌生人吧

16/03/2012 § 6 Comments

终于看了柯九疼的成名作《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

事后得知,是广电总局的刀下游魂。即便如此,电影仍然是瑕不掩瑜,绝对能让80后,乃至70后生人的中老年同志大叹“想当初…”。

虽然网上一片不满声,抗议电影被剪成太监了(包括“柯景腾”这个原作者+导演)。但就个人看来,广电的阉版却比原版更符合大陆的“国情”,毕竟上课对老师意淫,外加打飞机运动,不是那个年代大陆主流学生干的事(更何况不是个个老师都“德艺双馨”,而且也没几个复姓“苍井”)。同理,小柯父子的裸戏被剪亦算情有可原,只是柯妈妈在给小柯端饭时递上的一包纸巾就太不能说明问题了。另外,大学澡堂里的四脚怪事件,床戏,以及男主角失恋后宿舍内集体打手枪事件,则可有可无。因为事情虽属疯狂,但在我读中专的那个年代(95-98年),类似事情也屡见不鲜。仅在此罗列几个较具代表‘性’的事件作为这场2B青春的见证:

“偷窥事件”,有一个急色的猥琐男,总喜欢在下课后趴在澡堂屋顶挖洞瞄人(当时学校的澡堂有两层,楼上女浴,楼下男浴,这厮趁着黄昏趴在二楼屋顶,硬是把屋顶水泥地凿出一个洞… 后来上得山多终遇虎,被发现后情急从二楼御风而下… 至今瘸腿)

“公狗事件”,有一对痴男,几乎每晚都会在宿舍熄灯就寝前为对方做“舌式按摩”,主要部位集中在对方的“乳根穴”附近,被按摩者经常语无伦次… 一轮轰炸下来几近60分钟,而且次次引来群众围观… 更惨的是其中一个伪娘出自俺们宿舍~╭∩╮(︶︿︶)╭∩╮(到今天我都想不明白,夹着汗臭还长着一圈黑毛的腐乳,这两条公狗怎么啃得下去?)

Last but not least,“草鞋男勇探后庭花事件”。在一个风光明媚的夜晚,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划破轻工学校后山平房宿舍寂静的夜…… 第二天,95建三的同志们欢聚一堂,高度赞扬两位‘痴男怨男’终于心愿得偿,并集体向骨瘦如柴的老方同志与扶墙缓行的小彪同志投以深切同情的注目礼。

远离故乡的人,都会喜欢去尝试一些平时不敢做过的事。而处于青春期的小伙子由于荷尔蒙的增长,更容易做出疯狂的举动。所以在高中(中专)/大学(大专)的这段时间里,这群Jackasses能上演的疯狂,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看完电影后我又去网上找了九把刀的同名原著。读完了别人的传记才发现:尼玛上学谈恋爱是不会耽误学习的,耽误学习的……是TMD暗恋!而我TMD就是这么被摧残的 (T_T)

原著与电影,除主线剧情基本保持不变外,其他的倒是颇有出入,如:男主角的初恋女友其实是李小华,后来被甩,到剧终作者也没有交代清楚; 小柯的好友许博淳,书里并无“勃起”这个大号,也没有天天顶着“帐篷”四处游荡;风纪股长曹国胜是个纯粹的酱油客,连出场的次数都不多,更别说跟柯九疼争风吹醋了; 书里既没有电影里的荤段子,自然也没有那么唯美,包括集体反对教官的事件也并未提及,通篇看下来只是一部再正常不过的回忆录。纯以书论,实难引人侧目,而且作者的语气与用词在感觉上皆与数年前看过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类似。估计二者都是台湾写手的关系,也可能是因为柯九疼与痞子蔡同属成大‘非中文系’的结果~ 但在电影的处理上九把刀加入了太多的搞笑因素,并把男女主角间的关系拉成了经典的反差---坏男生与好女孩,所以电影才会这么成功。当然,其中也少不了清新大美女与纯情小正太的卖力出演,否则的话无论谁都不会卖面子给那个死胖子导演的啦,不信你让柯九疼放原型人物上场试试(-_-#)~

“愛情最美的時候就是曖昧的時候”。电影里的这句台词,不知道是谁开发出来,也不知道是怎么流行开来的,搞得现在的女人个个都在玩暧昧,干哥哥,干弟弟都认一群了,却还能挤着腮帮嗲声嗲气地撒娇:“人家还是单身啦”。“流行”一词,成就世上无数女子。多俗多丑都不要紧,只要姐妹有好评。”GUCCI”,”LV”,”PRADA”, 今天姐要血拼啦!搞到最后上街一瞧,我艹!这群女的莫非都是一个后妈生的!全TM一个模样,不明白的还以为是“天上人间”放假了…… 可怜这一代被‘教育’过的人,唉~~~

几年前,我曾经历过一场最有可能结束王老五生活的一段暧昧关系,却因1年后的一场‘家庭风暴’宣告结束。结果是,情话变童话,追求成追忆。而当感情的结果最终竟然需要找理由来解释个中种种,不得不说这种戏剧性的结果实在是令人捧腹。

貌似多数女人都喜欢在game over后故示大方:“就算做不成恋人,大家也可以做好朋友呀”,然后再给出一副‘很傻,很天真’的表情。
“&#…@%×!¥…#@”
要知道,卖萌是可耻的!这部戏已经杀青了,再演可就过了~

一个故事开了头,剩下的就看结局如何了。夭寿的两三个月就能等到; 命硬点的熬个三俩年也差不多能看到; 而能把戏演到时光尽头的不是没有,可惜不是你!

这个故事里有你,有我,有因,有果。既然无缘,何须多言?待到大家再见面时,笑着点头,说声:借过。足矣!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March, 2012 at 獨唱何須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