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way lead to others

18/11/2012 § 6 Comments

2012年10月,夹杂着复杂的心情跑了一趟本不该去的香港,见了本不该再见的人,也发生了计划之外的错节。

日落香江

早上8点的飞机,10点多抵港,12点左右出海关。

国内赴港手续说麻烦不麻烦,说简单不简单。凡持中国护照公民欲赴港观光,都必须要申请许可证。首次申请受理的时间为15个工作日上下,即3周时间左右。但凡持有第三方国家签证的旅客,如在香港转机则可以在香港逗留7天(过境),所需材料为第三方国家的签证 + 联程机票即可入境。我本来已在8月中旬咨询过出入境管理局,答曰:鉴于你持有外国签证,并且有机票显示出境日期,国内海关可以准许去香港,但有关入境事宜,有疑问须向香港海关咨询。

国内海关都允许出境了,香港还会不让入境么,潜意识里就认为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下来,也就没有再打电话到香港方面确认。直到9月底准备行李时突然想到香港一贯对内地人士的偏见,入境程序也许不是那么容易,遂致电港出入境事务处,得知如果旅客不是在香港转机的话,就算有联程机票也不能进入香港,只可以在香港的机场内逗留。乍闻噩耗,几欲取消赴港之行,因为回澳时间订于10月14日,中国十一放长假,8日开始恢复上班。而且国内出入境管理局除非紧急情况(天灾人祸)不给因私出境公民办理签证加急处理程序。所以8日开始申请,最早可以拿到许可证日期为10月底,照国内官方机构的一惯办事准则,11月初能拿到就算不错了。所以要指望在正常程序下14日前能赴港,无异于白日做梦!既然常规程序如此“厚待”于我,那我就走非主流路线罢了。网上直接用信用卡再订一张15日自香港出境回澳的机票,这样就符合TMD的条件了。正当要授权网络付款时看到一个“先人”答贴说有些人欲入港购物,但时间紧迫之下无法办理许可证,就找了旅行社办了张泰国签证,再出了一张所谓的“联程机票”,自然是从香港出境的,然后就可以直接入境了。只是该人在7天后没有从香港飞去第三方国家,而是回了内地,所以他的护照被香港海关光荣要盖上了“DT”的红色印章,意为“Delayed Trip”,即该人取消了行程,以后香港海关只要在护照上见到该印章,就会把人带去一旁问话,导致出关手续繁琐等等。鉴于此时我的心理已近阴暗,还带有些许的自毁倾向,倒真想看看一旦Busted会有什么结果,所以连联系旅行社的手续都免了。9日坐车到福州南站,坐动车摇晃7个多小时到上海虹桥,期间还出了个小插曲(坐公交车去火车站时,交待了司机到南站坐动车,这贼厮鸟却把我拉到了北站。眼见要误了行程安排,南北两站相距近30分钟的车程,而当时距离上车时间只有20分钟不到,一的士司机在“老毛头”的召唤下猛踩油门,时速飞彪150,在15分钟左右把我送到。)

10日去完了上海,11日凌晨从浦东直飞HK。临行前跟家人交待了会在搭晚上8点多的班机从上海回闽,预计会于10点多抵长乐。一路惶惶地办手续出境,居然在上海就直接查看护照签证及“联程机票”,抵香港后出海关还是被问了一会儿,还要求出示在澳的名片。香港到底有多骄傲?TNND我要是不随身带究竟会怎样?最后也许是托福于我长得太急的外形,心虚都不太摆在脸上,海关阿婶见找不出什么毛病,就放我过了,过程有惊无险。

内地手机在香港无法接通,遂在机场大厅的“7-11”里买了一张带上网功能的SIM CARD,激活后却只能打电话,无法上网。而约见之人,我只存有其网络ID,未问及手机号码,徘徊了几个小时之后,去了一家McDonald’s借了网络连接,顺便试了下HK Mcs的味道。(抱歉,实在尝不出有什么不同) 在McDonald’s联系了近20分钟无人回应,几欲抓狂。无奈之下信步天桥,见识了一个天桥上5个发广告的HK Special,步入一座商业中心的二楼,却在一群迎面走来的人群中见到欲见的人,遂蹂身而上,左右开弓,噼里啪啦……No, no, no, that didn’t happen :), when you saw someone you really wanted to meet with, and all of a sudden dream came true, then you probably have nothing to say but “Hey”…

约了晚餐,闲瑕时间自湾仔坐天星小轮过尖沙咀,在星光大道广场上坐了一个下午。见识了人来人往,“到此一游”的大陆观光客,五光十色,各式人种,尽显欢愉,那种情形象极了解放初期全国各地涌到紫禁城的乡亲们。夕阳时分,步过广场边做速描的小推位,要了幅画像,与摊主小哥闲聊了几句,大改以往对港人一贯冷淡的印象,港人对大陆人士倒也并非集体反感。纯粹是个人感觉,澳人之间十分温暖,国人之间十分冷淡,港人则是介于二者之间,也许是过往几次的香港机场人员对同是黄种人的态度十分不耐烦,遂令我对这个曾叫东方明珠的地方及其人士十分反感。如今这位仁兄的泰然而言大有是非因果,皆由本身之意。

香江的夜晚无瑕得见,试了下港式日餐,与墨尔式华人日餐一样的水平,可能闽境内的日餐还更具日本水平。不过我在意的从来都不是吃的是什么,或者说去哪里吃……

本是订于晚上8点的飞机离港,前半段一切如预料中进行,如果无误,我将于10点多回家,界时谎报一下是从上海起飞的就一切OK。却不料香港航空直接把我彻底地卖了,8点40的飞机一延再延,到10点多才告知我们客机刚从陕西起飞,到港要超过11点40,12点10分以后才能登机。

由于我不想告诉家人我此趟来的香港,所以白天之中只对老哥发了语音微信,简单地告诉了一下几点的飞机,更由于我在久候班机后人疲神怠,竟忘了在登机前发信告诉老哥飞机已经起飞,导致10点到机场接人的老哥一等再等,在我到长乐机场下机后拨通老哥的电话后,电话的另一头几已暴走!老哥等到12点多,查看了候机厅内的所有预期抵达,延期航班,所有来自上海的飞机全都按时降落!老哥不放心,又打电话到民航查询,更夜催电话在民航任要职的好友夫妻二人,要他们直接致电上海机场查询是否有我这的名字从上海机场登机?结果自然是没有!更惊!打电话去我住宿的宾馆,被告知此人在9号已经办理退房了。更得好友夫妻告知,中国民航除非因天气等不可控制的因素绝不会取消航班,你老弟要么是喝醉了酒在说胡话,要么是被人绑票!?在众多揣测又毫无消息之下,又不敢跟年迈的父母报告实情,多重担心之下,老哥向上海浦东机场的警方报了案,在开车准备向长乐机场警方报案时见到又有一架香港的飞机降落,抱着万一的心态回转进了机场,果然在10多分钟后听到了我“无辜”的声音……

母亲在经历了舅舅意外过世之后对家人的外出十分在意,几乎每天都要打3-5次电话确认对方安全方才安心;在我自11日凌晨7点跟她通过电话之后到我回到家的19个小时里因无法接通我的电话而惊魂未定,再加上听我老哥转述我的话:飞机在8点延机,10点又延,11点可能要取消航班,再后来就没有消息了。听到这些后本已惊疑不定的母亲更认定我已遭不测,吓得全身气血不行,直打冷战。介时中国时间是凌晨2点半,澳大利亚墨尔本的时间已是凌晨5点半,当我回电话过来给老妈时,她一直担惊受怕的心才放得下来。

半个多小时的归家路途自然少不了老哥的谆谆教诲。凌晨4点多到家,发现两边的家人除了小孩子已睡外都在撑着眼皮等我。尽管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尽管这许多年来我一直都在心里不平衡,但让所有人为自己的行为买单,从来不是我想看到的结果。

Do the right thing? HOW???

HK星光大道街边速描. HK$90

Advertisements

§ 6 Responses to One way lead to other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One way lead to others at 獨唱何須和.

met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