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不了恋人就做陌生人吧

16/03/2012 § 6 Comments

终于看了柯九疼的成名作《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

事后得知,是广电总局的刀下游魂。即便如此,电影仍然是瑕不掩瑜,绝对能让80后,乃至70后生人的中老年同志大叹“想当初…”。

虽然网上一片不满声,抗议电影被剪成太监了(包括“柯景腾”这个原作者+导演)。但就个人看来,广电的阉版却比原版更符合大陆的“国情”,毕竟上课对老师意淫,外加打飞机运动,不是那个年代大陆主流学生干的事(更何况不是个个老师都“德艺双馨”,而且也没几个复姓“苍井”)。同理,小柯父子的裸戏被剪亦算情有可原,只是柯妈妈在给小柯端饭时递上的一包纸巾就太不能说明问题了。另外,大学澡堂里的四脚怪事件,床戏,以及男主角失恋后宿舍内集体打手枪事件,则可有可无。因为事情虽属疯狂,但在我读中专的那个年代(95-98年),类似事情也屡见不鲜。仅在此罗列几个较具代表‘性’的事件作为这场2B青春的见证:

“偷窥事件”,有一个急色的猥琐男,总喜欢在下课后趴在澡堂屋顶挖洞瞄人(当时学校的澡堂有两层,楼上女浴,楼下男浴,这厮趁着黄昏趴在二楼屋顶,硬是把屋顶水泥地凿出一个洞… 后来上得山多终遇虎,被发现后情急从二楼御风而下… 至今瘸腿)

“公狗事件”,有一对痴男,几乎每晚都会在宿舍熄灯就寝前为对方做“舌式按摩”,主要部位集中在对方的“乳根穴”附近,被按摩者经常语无伦次… 一轮轰炸下来几近60分钟,而且次次引来群众围观… 更惨的是其中一个伪娘出自俺们宿舍~╭∩╮(︶︿︶)╭∩╮(到今天我都想不明白,夹着汗臭还长着一圈黑毛的腐乳,这两条公狗怎么啃得下去?)

Last but not least,“草鞋男勇探后庭花事件”。在一个风光明媚的夜晚,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划破轻工学校后山平房宿舍寂静的夜…… 第二天,95建三的同志们欢聚一堂,高度赞扬两位‘痴男怨男’终于心愿得偿,并集体向骨瘦如柴的老方同志与扶墙缓行的小彪同志投以深切同情的注目礼。

远离故乡的人,都会喜欢去尝试一些平时不敢做过的事。而处于青春期的小伙子由于荷尔蒙的增长,更容易做出疯狂的举动。所以在高中(中专)/大学(大专)的这段时间里,这群Jackasses能上演的疯狂,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看完电影后我又去网上找了九把刀的同名原著。读完了别人的传记才发现:尼玛上学谈恋爱是不会耽误学习的,耽误学习的……是TMD暗恋!而我TMD就是这么被摧残的 (T_T)

原著与电影,除主线剧情基本保持不变外,其他的倒是颇有出入,如:男主角的初恋女友其实是李小华,后来被甩,到剧终作者也没有交代清楚; 小柯的好友许博淳,书里并无“勃起”这个大号,也没有天天顶着“帐篷”四处游荡;风纪股长曹国胜是个纯粹的酱油客,连出场的次数都不多,更别说跟柯九疼争风吹醋了; 书里既没有电影里的荤段子,自然也没有那么唯美,包括集体反对教官的事件也并未提及,通篇看下来只是一部再正常不过的回忆录。纯以书论,实难引人侧目,而且作者的语气与用词在感觉上皆与数年前看过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类似。估计二者都是台湾写手的关系,也可能是因为柯九疼与痞子蔡同属成大‘非中文系’的结果~ 但在电影的处理上九把刀加入了太多的搞笑因素,并把男女主角间的关系拉成了经典的反差---坏男生与好女孩,所以电影才会这么成功。当然,其中也少不了清新大美女与纯情小正太的卖力出演,否则的话无论谁都不会卖面子给那个死胖子导演的啦,不信你让柯九疼放原型人物上场试试(-_-#)~

“愛情最美的時候就是曖昧的時候”。电影里的这句台词,不知道是谁开发出来,也不知道是怎么流行开来的,搞得现在的女人个个都在玩暧昧,干哥哥,干弟弟都认一群了,却还能挤着腮帮嗲声嗲气地撒娇:“人家还是单身啦”。“流行”一词,成就世上无数女子。多俗多丑都不要紧,只要姐妹有好评。”GUCCI”,”LV”,”PRADA”, 今天姐要血拼啦!搞到最后上街一瞧,我艹!这群女的莫非都是一个后妈生的!全TM一个模样,不明白的还以为是“天上人间”放假了…… 可怜这一代被‘教育’过的人,唉~~~

几年前,我曾经历过一场最有可能结束王老五生活的一段暧昧关系,却因1年后的一场‘家庭风暴’宣告结束。结果是,情话变童话,追求成追忆。而当感情的结果最终竟然需要找理由来解释个中种种,不得不说这种戏剧性的结果实在是令人捧腹。

貌似多数女人都喜欢在game over后故示大方:“就算做不成恋人,大家也可以做好朋友呀”,然后再给出一副‘很傻,很天真’的表情。
“&#…@%×!¥…#@”
要知道,卖萌是可耻的!这部戏已经杀青了,再演可就过了~

一个故事开了头,剩下的就看结局如何了。夭寿的两三个月就能等到; 命硬点的熬个三俩年也差不多能看到; 而能把戏演到时光尽头的不是没有,可惜不是你!

这个故事里有你,有我,有因,有果。既然无缘,何须多言?待到大家再见面时,笑着点头,说声:借过。足矣!

Advertisements

Can men and women just be friends?

03/07/2011 § 5 Comments

男女间会否有纯友谊关系?

《When Harry met Sally》里有段对白:

Harry Burns: You realize of course that we could never be friends.

Sally Albright: Why not?

Harry Burns: What I’m saying is – and this is not a come-on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 is that men and women can’t be friends because the sex part always gets in the way.

Sally Albright: That’s not true. I have a number of men friends and there is no sex involved.

Harry Burns: No you don’t.

Sally Albright: Yes I do.

Harry Burns: No you don’t.

Sally Albright: Yes I do.

Harry Burns: You only think you do.

Sally Albright: You say I’m having sex with these men without my knowledge?

Harry Burns: No, what I’m saying is they all WANT to have sex with you.

Sally Albright: They do not.

Harry Burns: Do too.

Sally Albright: They do not.

Harry Burns: Do too.

Sally Albright: How do you know?

Harry Burns: Because no man can be friends with a woman that he finds attractive. He always wants to have sex with her.

Sally Albright: So, you’re saying that a man can be friends with a woman he finds unattractive?

Harry Burns: No. You pretty much want to nail ’em too.

Sally Albright: What if THEY don’t want to have sex with YOU?

Harry Burns: Doesn’t matter because the sex thing is already out there so the friendship is ultimately doomed and that is the end of the story.

Sally Albright: Well, I guess we’re not going to be friends then.

Harry Burns: I guess not.

Sally Albright: That’s too bad. You were the only person I knew in New York.

不要跟告诉我这只是西方电影的狭义,真实的人生未必如此。也不要告诉我:我有多少多少的异性朋友,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如果真有这样的情况,我只能说,恭喜你!要么你遇到的是圣人,要么就是你太天真。而任何一种答案都体现不了你的价值,只能说明你无知…

在二十几年来的成长过程中,我从没见过有一个男人,会有一个无话不谈的异性朋友而心无杂念的。简单地说,没有男人可以忍受与一个自己认为毫无吸引力的女人独处超过10分钟。至于Sex Part,个人浅见应是“责任”问题,一个“鸭梨山大”的男人,往往会因为想得太多而导致荷尔蒙分泌减少进而成功抑制欲望。相反,脑细胞缺乏,四肢发达的雄性动物则是当今华人世界堕胎率普遍攀升,孕妇的平均年龄不断下调的主要功臣。

换句话说,“柳下惠、花无缺”这种男人只存在于ideal world(理想世界);
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太过现实:有钱就是爷,有奶便是娘;
“做者”们提倡的“精神恋爱、无性婚姻、柏拉图式感情…”
亲爱的,你们自己做到了吗?

你让流连于欢海猎奇的饮食男女情何以堪?

身为男人,很难知道女人对这些观点的看法,
我也从末在这种问题上与女人深入讨论过,
一者不雅;
二者难堪;
三者,“小子,你想干嘛?”

然而偶然在豆瓣上看到一位女性的评论,
相当有趣,转来分享一下:

----------以下转载自豆瓣评论------------
我们知道,除了人类,其他动物性*行*为的唯一目的就是繁殖后代、延续物种、传递自己的基因。虽然人类自恃高等动物,为性*交扩展出各种奇怪的目的,但在选择性*交对象时,还是会受传递基因这一最原始本能的控制。

比如无论古代现代东方西方,几乎都以长腿为美,因为在远古时代,长腿跑得快,更容易摆脱猛兽的追击,更容易捕获猎物,长腿还可以摘到更高处的果子,因此长腿生存的机会大;同时女性也希望传递自己的基因,自然更热衷在生存机会相对大的长腿们身上押注。即使现代长腿的实用优势大多数仅体现在运动场上,即使女人喜欢长腿难不单为生长腿的孩子,但长腿已经固定为一种审美,一直影响着女人的性选择。

当然男性也热衷长腿女性,最好还大眼睛,最好还聪明,最好……最好……但男性普遍不苛刻,不挑剔,一般来说,他们的重点从来都是多吃多占,而不是精挑细选。如果是腿短小眼睛不聪明的女性,他们一样不拒绝,而且摆平长腿大眼睛又聪明的女性后,还是不耽误他们惦记新的。因为精*子是很廉价的可再生资源,喷一次就50多亿,吃不吃蛋白质的吧,反正都能自己长回来;而且交出精*子的过程男的没有痛苦还很愉悦;最重要的是雄性不承担怀孕环节,不必在这上头耗费时间和能量。所以,理论上雄性只要搞得出精*子就随时随地可以令雌性受孕,无限地传递自己的基因。对于人类来说,如果忽略一切法律造成的畏惧、道德造成的负疚、人口爆炸的危机等,男性会在本能驱使下,和任意有生育能力的女性交配以增加后代数量直到精尽人亡。

但卵子,首先是不可再生的,起码对哺乳动物来说是这样。女的在出生前卵子已经存在于胎儿卵巢中,出生后数目不会再增加,10万多个,越用越少。先来个极限假设,一个女的,一生不怀孕,月经从15岁开始到55岁结束,周期28天,来月经的次数=365天×40年/28天,四舍五入最后约等于512次,来一次月经排卵一次,也就是说,一生能排卵500次就算很多了,女的一生500和男的一次50亿没法比吧。再极限假设怀孕光生不养,9个月一个,还按15-55岁算,12个月×40年/9个月=53个后代,哪怕次次都是6胞胎那也就是318个后代,总归后代数量是有上限的,所以不能随便挥霍。况且母体怀孕哺乳都要耗费很多时间和能量,和雄性哆嗦一次比起来成本要高得多,选择配偶残次,就增大了后代残次的几率,后代残次就相当于浪费资源,投资失败。所以雌性理所当然更倾向于精挑细选,力保后代质量。
------------转载结束--------------
所以,我一直认为在男女双方的择偶过程中,女人一直比男人清醒;

况且,近来江湖风传女人择偶的“180规则——180cm、180mm、180㎡、180min、180hz、180ml、180m/s”也很能说明问题;

我有一位婶婶有句口头禅:“生女儿比生儿子强。”
Why?
因为女儿孝顺啊!
??????
生儿子,从小到大,磕磕碰碰,惹事生非不说; 一旦长大后结了婚,要么多数不怎么回家了,要么逢年过节基本跑丈母娘家待着,顶不住这气啊…而生女儿,不但没有这方面的问题,反而从小到大安安静静让家人省心不说,即使嫁人后还是可以隔三差五地回娘家。而且娘家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就是我老公的事,而我婆婆家的事,基本上没我什么事……我所认识的女性中,有90%以上表示,就算是结婚生子后,还是会“继续效忠娘家!” Orz

不像往年,女人遵从的是“未嫁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的《三从四德》,
所以50-60年代出生的女人,大多都遵守着“出嫁从夫”这条“社会公约”;

小时候曾经听过一个故事:
一个女人的父母与丈夫因犯杀人罪被判处死刑,
官府在酌情考虑后决定网开一面,认为可以只罪一方,赦免另一方;
即要么问斩父母,要么处死丈夫,最后让这个女人选择,
当年10来岁的我,斩钉截铁地认为他丈夫玩完了;
谁知那个女人最终选择了弃父母,保丈夫。
其原因是:“我可以一丝不挂去见我的夫郎,却无法赤身露体去见我的爹娘…”

无限唏嘘…

说到底,男女之间因为先天上的区别而强烈吸引着双方有结识的欲望,但天性中对异性的喜欢却无法让双方能够真正做到泾渭分明,做点到即止朋友。所以这种似是而非的情况是为“暧昧”。而“朋友”一词,实在难以下得了具体的定义,泛泛之交谈何知心?而知己知彼又怎能自持?就好像我至今对“爱情”二字一样做不了完整的结论一样!

张艾嘉的《因为寂寞》,唱尽了爱情的脆弱。如今看来,两人相爱仅仅只是因为彼此孤单的心无法忍受按捺不住的寂寞?!

屏幕刀剑翻飞,窗外疾风劲吹

23/06/2011 § 4 Comments

忽然之间意识到,自己已经多年没有试过在寂静的深夜,伴着嘀嘀嗒嗒的时针缅怀往事…

晚上看一两部电视电影节目本来是旨在听着声音相伴入眠,却不料次次看电影都会越看越精神,以至于睡眠时间从凌晨1点、3点、5点往后顺延~
有时看完后精神亢奋更导致彻夜未眠…唉…

掐着时间分别看完了杨德昌的《一一》、罗启锐、张婉婷的《岁月神偷》、Mel Gibson的《Braveheart》、Demi Moore的《Indecent Proposal》


《一一》,毫不出奇的片名,完全没有宣传的电影。
短短三个小时的剧情,不以画面抢眼,不用明星压场,不放狗血煽情,不落故事俗套;
在看完洋洋对婆婆说的话以后,我也觉得自己过完了短短的一生…

杨德昌,一个才华横益的导演,一个把理想现实化的混蛋,
一个与蔡琴过着“无性婚姻”的负心人,一个喜新厌旧的老家伙~

我算是杨的影迷,却更是蔡琴的歌迷;
对一个曾经在神坛前发誓说“I do…”,并承诺这份爱会一直延续“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的男人,就算他是我欣赏的对象,我还是挺不齿他的行径。

如果担不起一个commitment, don’t start it.

蔡琴说她原谅杨德昌,I choose not to believe; if you loved once, you should know how bad that hurts;

我一直wondering how can you live with that…

所以他死了…

《一一》是他生前的最后一部电影,电影的最后简南俊(NJ)对着妻子说:“…我有机会去过了一段年轻时候的日子,本来以为说,我再活一次的话,也许会有什么不一样。结果,还是差不多,没什么不同; 只是突然觉得,再活一次的话,好像,真的没有那个必要…真的没有那个必要…”

也不知道这些是不是杨德昌借电影来表达自己后悔与蔡琴的分开?

求证?好像也真的没有那个必要。


张婉婷这个名字则是在看过《秋天的童话》后记住的;
在知道电影是由张婉婷监制之后不禁对影片多了几分期待,
结果再次证实:期待越多,失望越大。
《岁月神偷》,更像是在近年来几近灭绝的港片中博求港人同情的YY片;

在豆瓣的影评里,给了三颗星的评价; 里面有两颗星是给了任达华演的老爸;
仅有的触动时刻,是在老爸在问小弟:
“今天学校教了什么?”
“中文和英文…”
“中文教什么?”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
此时仅可见任达华的眼里隐噙泪花…
其他的诸如大儿子与富家女的狗血剧情,老爸当戒指给儿子换血,
吴君如抚着肿涨的无名指泪奔的刻意煽情,实在是“为赋新词强说愁”;
再叹一声近年开始演正戏的吴君如,唉……(以下省略)

若是纯粹站在欣赏的角度,仅凭演技而论,我更欣赏任达华在《天水围的夜与雾》里的表现; 然而此片却能击败《天水围的夜与雾》令任达华荣夺当年香港影坛影帝之冠,实在是令我大跌眼镜; 不过想来也是,如今的香港影帝头衔更像是在送安慰奖…从张家辉得影帝开始,听说今年的影帝位属谢霆锋…我只想大笑三声:“哈!哈!哈!”


《Braveheart》,一个澳大利亚人导、演的苏格兰故事,
看过后不得不承认这是我看过最佳的冷兵器时代战争电影;
Mel Gibson饰的William Wallace, Sophie Marceau饰演的Isabella,
恰是我所能理解的乱世佳人与落难英雄的最佳诠释。

影片内容无须多言,绝对对得起这许多年来的美评;
几句名言亦一直回响在耳边:
“Aye, fight and you may die, run, and you’ll live… at least a while. And dying in your beds, many years from now, would you be willin’ to trade all of that from this day to that, for one chance, just one chance, to come back here and tell our enemies that they may take away our lives, but they’ll never take our freedom.”
“Every man dies, not every man really lives…”
“FREEEEE-DOMMMMM!!!”

P.S.苏格兰人的语调太搞笑了,第一次还以为是听印度人配音的…
P.P.S.穿裙子的男人也有挺man的时——————战场上挑衅敌人时,直接翻开裙子******
P.P.S.S.苏格兰风笛实在是只适合在落难时演奏,寂廖伤感。


《Indecent Proposal》,港译《不道德的交易》,中译《桃色交易》。
另一部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影片,导演、编剧、摄影、演员都几近完美,一部可上五颗星的电影,可惜最终在码头的一场回笼戏Kills everything. 如果把剧情截到Demi Moore下车离去后就perfect了。

身着深色华式旗袍与晚礼服的Demi Moore与在《Braveheart》里身着皇家礼服的Sophie Marceau一样令人惊艳。
“If you want something very badly…set it free.
If it comes back to you, it’s yours forever.
If it doesn’t, it was never yours to begin with. ”
(想来当年Anthony的版本应该就是从这里演变而来的,哈哈哈哈…)

一掷百万的富翁Robert Redford更是风度翩翩,令人折服。(只有这样的男人才对得起“帅”字,Brad Pitt? 靠边站吧小鬼。)
“…Do it for your own reasons or don’t do it…”

“…Nothing gonna happen if you don’t choose…”

John: “Dance?”
Diana: “I should go.”
John: “I remember once when I was young, and I was coming back from some place, a movie or something. I was on the subway and there was a girl sitting across from me and she was wearing this dress that was bottoned queer up right to here, she was the most beautiful thing I’ve ever seen. And I was shy then, so when she would look at me I would look away, then afterwards when I would look back she would look away. Then I got to where I was gonna get off, and got off, the doors closed, and as the train was pulling away she looked right at me and gave me the most incredible smile. It was awful, I wanted to tear the doors open. And I went back every night, same time, for two weeks, but she never showed up. That was 30 years ago and I don’t think that theres a day that goes by that I don’t think about her, I don’t want that to happen again. Just one dance? ”

Oliver Platt的配角一样令人捧腹:(律师老友Jeremy)
Jeremy: OK, David, before we go any further, let’s get the moral issue out of the way.
David: Leave that to us.
Jeremy: No, I was referring to my fee. I get five percent.

Jeremy: “For a million bucks, I’d sleep with him. ” … “Maybe not~”

主角之一的David是个彻头彻尾的loser,被金钱收买的,除Diana外,更大的责任应归咎于他。
不过剧终前他的一句话让我颇为欣赏:“I thought he was the better man. I know now he’s not, he just got more money.”

十几年前当此片在中国的电影界亮相时,除了纷纷扰扰的利益权势的话题之外,还流传着这么个小故事,无法考证是否真有其事,不过编者相对地描述了现在国人对价值的取向:
---------以下属于转载---------
  
   女主持人气势咄咄的问一个男嘉宾,你为什么那么在乎钱,男嘉宾说:“钱能买到一切!”现场的观众哗然了。   
  
  男嘉宾微笑的说:“我们做个测试吧。”   
  
  一个很简单的主题,你的一个仇人爱上了你的女友,现在想要你退出,你是一个正常的人,你爱自己的女友。那个男人愿意出一点钱来补偿你。   
  
  所有的观众都很不屑这种论调,男人缓缓的开出了第一个价格“五万!”      
  
   现场的观众松了口气,论点很集中:“五万,简直是瞧不起人,为了五万放弃了爱情?更主要的是放弃了自己的人格”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否定了。   
  
  男人接着开出了第二个价格“五十万!”      
  
   现场的声音小了很多,一部分的人开始自己的计算了,在过了好大的一会儿,绝大多数的男人依然选择了否定,他身边的女友感动的看着他。只有少数的人接受了这五十万,其中的一个人说:“自己没有钱,父母苦了一辈子了,临老了生病没钱医治,为了父母,放弃了爱情吧。”
  
  男人接着开出了第三个价格“五百万!”   
  
   现场更静了,男人的第一个动作都是看身边的女人,也许是在权衡什么。一半的男人沉默了,另一半的男人怯生生的说:“我要爱情。”身边的女友也有点呆住了,一个女孩子站起来说:“如果一个男人肯出五百万,我想我没有理由拒绝他。”沉默的男人选择了金钱,五百万可以买一套房子,一部车子,全家过上好日子,甚至可以开始自己的事业。一个男人说:“他是我的仇人,我有了这个五百万,我可以含辛茹苦,我可以报仇,我可以计划我所有的未来,当个真正主宰自己的男人。”一些女人看着身边的男人,若有所思。   
  
  男人接着开出了第四个价格“五千万”   
  
   全场哗然了,对于大多数的人,一辈子也挣不了这许多。女人说:“有肯为我一掷五千万的男人,他一定是爱我的,这样有钱又专一的男人,为什么不选择呢。”一个男人举手:“他真的肯付五千万?”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男人说:“爱情是无价的,但是我没有这个能力去照顾爱人,别人有,我应该放弃,并且我有了这许多的钱,我可以做很多有意义的事情,我可以成就事业,我可以帮助别人,这样的人生才有意义。”所有的人都深以为然。 只有一个人依然选择了放弃,所有的人都用很奇怪的目光看他,他解释到:“我的爱情是无价的”,当问到他的女友是否感动的时候,女友说:“我虽然感动,但我更感动的是为了我付出自己五千万的人,而不是放弃别人的五千万,他的观点很可敬,但不现实。”   
  
  嘉宾笑了笑,你们所有的人都选择了金钱。

-----------转载结束-----------

“金钱是否是万能的?”
就算身处当今盛世,这个话题也不会过时;

看完每部影片,我都会试着把自己代入剧中的角色,
把自己放在同样的角度问自己,我能否做得与剧中人一样?
吸收着不同电影的营养,慢慢融入自己的性格,
就像是孔子的名句——————“三人行,必有我师,择行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一百万,$1,000,000.00
究竟能给人带来什么?
没有的人一直热切期盼,
认为这是一世都盼不来的钱;

而有了之后会让你的人生觉得不同吗?
会!
你的社交圈也许会开始不同,
从此开始频繁换衣服,朋友,换车,甚至换女人,
自此进入所谓的“上流社会”,
可惜躲在华丽外衣下的猥琐的心始终未曾改变;
所以当我听到有人说:“我没有理由拒绝……”,我都觉得这是在放p,爱财就爱财,又不是罪过,用得着编着冠免堂皇的理由给自己找台阶下吗?

多年前,我曾经转过一篇“迷惘的80后”,
是现在全力拼博,努力创造事业上的高峰; 待到我年近半百,腰缠万贯时,再怀揣花花的钞票,到灯红酒绿的欢场寻找失去的青春?
还是学先人的“人生知足常乐”,金钱够用就行,待到死的那天,钱也刚好用完也就算不枉此生了…
不过这种不合潮流的想法是不会被主流社会认同的,换来的要么是:“装什么清高,说到底还不是要食人间烟火”,要么是“我们这些小庙,怎么供得起您这位大佛哟”。

人的一生其实都在做选择,或大或小,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我们往往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
如果说你不知如何选择,要么就是你贪心到想二者兼得,要么就是你蠢到在自己骗自己。

乞来的怜悯有不如无

12/04/2011 § 2 Comments

二十年过去了,剧中演员都已过“不惑”而奔“知天命”之年了,但这部1989年的《義不容情》,就算放在20年后的今天来看,还是会带给我强烈的冲击。

仍是那句话:一样米养百样人!同样的一件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当然,100个人看《哈姆雷特》,就会有100个哈姆雷特。这里我只想把自己对这部戏的感觉speak out loud,以备将来回味一二。

剧中人物各有各精彩:老好人丁有健,大坏种丁有康,慈母叶秀云(云姨),情深意重的倪楚君与叹被命运捉弄的李华。虽说剧名《義不容情》,但让我感动的却是楚君、阿健、阿华的三角情债; 以至于在6年多前我曾与一老外朋友有过一场超过5个小时的争论:What is “True Love”?他的观点:“If you love someone, and she loves you back, that’s what I called ‘True Love’.” 而当初阿健喜欢阿华、楚君喜欢阿健的那种不求回报的爱情观,则是我所坚持的“True Love”形态; 当然5小时后谁也没能说服对方,最后我们把它归咎于“中西文化的差异”…

p.s.老娘也喜欢看这部,不过一提起就是悲叹云姨的遭遇,亲手养大的孩子害死了自己…

放上一些比较感触的截图:

楚君停车场取车时偶遇出狱后的阿健

落魄君子的潦倒处境令楚君热泪盈眶

阿华同意嫁给阿健后
终尝所愿的阿健在拍婚纱照当天发现阿华心里的困惑

拍婚纱照时阿健努力想睁眼把阿华看清楚
最终阿健说服不了自己接受阿华的“施舍”,也为了阿华的将来,逃婚

阿华离开后,辗转之下阿健终于明白楚君的用情,转追楚君
然而楚君却不愿接受阿健同样出于“怜悯”的“施舍”

因为楚君曾为折幸运星而伤手指,阿健为博楚君回心,粘贝壳亦十指皆伤
直到明白阿健锲而不舍的用心后,楚君方始动容

回首自己二十几年的成长:
精神食粮得益于查老良镛先生的十五部小说;
已故歌星邓丽君让我领略了什么叫“绝代有佳人”;
而人世间的爱恨情仇,《義不容情》已经告诉我太多、太多…

不过是场梦

11/04/2011 § Leave a comment

异性相吸!通常,如果我喜欢一部电影,有80%以上的原因是被剧里的女主角吸引,而《Time Traveller’s Wife》(时间旅行者的妻子)却略有不同。

生命因为未知而动人,我爱身边的家人朋友,希望在这匆匆的一生走完之前,尽己所能对身边人有妥善安排。

如果我也有类似能力,碰巧也知道自己到头的“那一日”,估计我会顺着剧情安排后事;

Because there is no any better way.

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

09/03/2011 § 2 Comments

The secret impresses no one. The trick you use for it, is everything.

片名叫《The Prestige》,本是一个十分耐人寻味的名字,就像电影本身,让人神思瑕想。而当电影落户中国后,一个与魔术无半点相关的英语却翻译出个“致命魔术”的中文名,博大精深汉字文化就整出这么个玩意儿,嘿嘿,佩服!佩服!

偶然的机会,在“月光博客”兄的Twitter介绍下,才发现这部06年出品、精彩绝伦的电影,我真是后知后觉。

看完电影后照例逛豆瓣赏影评才发现,原来与去年的强势电影《Inception》与《蝙蝠侠前传系列》是同一个导演导的。

以下转载自豆瓣影评

————————————————————

   美国电影《致命魔术》自从上映以来,称不上好评如潮,也是叫好连连,这里不再详谈该片了,只是从个人爱好角度谈谈该片背后的电学斗争背景,权当好玩。
   应该说,本片一个意外影响便是让特斯拉(Tesla)这一电学天才重新浮出水面,他绝对是一个天才人物,来自塞尔维亚,童年时即是数学和物理学神童,当时的电学尚属新兴科学,但是已经深深吸引着他。他是一位典型的带着梦想家气质的发明家,在他的一生中,他以惊人的想象力和疯狂的干劲创造了一项又一项电力发明,而其中虽然有很多没有具体的商业应用或者根本不具商业可行性,但是却充分展示了他在这方面的才华。在片中,特斯拉也被渲染成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人物,而Angier前去寻找特斯拉时,那座实验室也在历史上是存在的,而且非常著名,他在该实验室长期研究的一个问题即是电力输送问题,特别是无线的能量传送问题,这也成了《致命魔术》中那台神秘机器当时的技术背景。而当时的特斯拉也正处于事业高峰,但是灾难突然降临,在1895年3月13日凌晨,他的实验室被一场大火烧毁,所有的实验设备都被烧毁,而那天他没有如平常经常的做的那样彻夜工作,否则可能也命丧火海。所以,我们后来看到Angier一次去找特斯拉时发现一片废墟。这场大火对特斯拉打击非常大,而到了他生命的后期,他也已经到了几乎身无分文的地步,而他的奇思妙想也很难再引起投资人的兴趣,在1943年1月7日,他孤独而又贫困的死去。值得一提的是,特斯拉一生喜爱鸽子,最后陪伴他生命的也是一只白鸽,不知当时,如果他知道变魔术时,作为道具的鸽子会被那样的残杀,是不是当Angier来找他时,立马把那家伙电死了。
   从以上描述看来,特斯拉是很厉害的人物,但我看一个帖子中看作者写到说看了《致命魔术》才知道特斯拉如何如何了得,爱迪生跟他比算个P。我只能感叹现在的人实在容易极端化,听到东边有动静就往东边猛冲,听到西边有动静,立马掉头飞奔。特斯拉是伟大的电学奇才,但是也不要夸大了他,而另一个人物爱迪生却也是那个时代的风云人物。在《致命魔术》中提到了爱迪生的名字,而且暗示了他与特斯拉处于竞争关系。这就涉及当时的直流电和交流电之争的背景了,实际上爱迪生非常看重特斯拉,曾经亲切的称之为“我们的巴黎小伙子”(特斯拉成名于巴黎),但是爱迪生尽管为电学的发展,特别是早期直流电应用的普及做出突出贡献,却也有固执之处,比如他坚决的反对交流电即使最突出的一例。而特斯拉恰恰在交流电领域做出了突出贡献,这样,交锋即不可避免了。但是,真正站在交流电阵营与爱迪生交锋的实际上不是特斯拉,特斯拉是一位发明家,却不是一个善于将之应用于商业的人,而这点上爱迪生正显示了充分的才能。于是,另一个人物出现了,这个人物在《致命魔术》中甚至名字都没提一句,他就是威斯汀豪斯,当时将交流电大力推向商业应用的传奇商人,他有着钢铁般的意志,同时对手下的发明家又分外慷慨,比如特斯拉便收到了丰厚的报酬。爱迪生和威斯汀豪斯之争在当时可谓激烈无比,双方上得了台面的手段和下三滥的手段都使了出来。当然,最后,交流电一方取得了胜利,人类电学领域的发展也进入了新的时代。
   尽管爱迪生在交流电和直流电之争中显得固执,但是,当“死敌”特斯拉的实验室在前面提到的那场大火中被烧毁时,他竟然接纳了特斯拉在他著名的西橙郡实验室建立临时的工作室,或许这就叫做惺惺相惜吧。而爱迪生和威斯汀豪斯在商业上最后都不太顺利,就爱迪生这边来说,当时,巨头中的巨头――摩根将他的爱迪生通用和汤姆森-休斯顿电气合并成通用电气,而摩根这么做时甚至懒得通知他一声,爱迪生也绝望的说“人们将永远忘掉我的名字,忘掉我和电之间的任何联系。”。当然,今天大家看到人们弹起通用电气时总是很自豪的提起爱迪生,不知他泉下得知他心中的悲哀竟被后人称为他的伟大成就时,心中作何感想。而威斯汀豪斯与之类似,在与资本的搏斗中败下阵来,渐渐失去对公司的控制力,最终公司破产。
   这就是《致命魔术》当时的一些背景,如果从这个角度看这部电影,就会发现一些好玩的东西了。我不知道魔术是否有传统魔术和现代魔术这类的分法,但是,我们看到,在片中最初的魔术都是采用如机械装置等手段进行创作,靠的是思维的力量,而且严格限定这魔术师的圈子内,不会借助外力。而当Angier去寻找特斯拉时,似乎也表明着一种新的魔术时代的到来,即借助现代科技,其手段也变得更加多样。这让我想起了日本的武士片,经常会出现的一样道具便是火枪,片中常有这样的镜头,一个很强的武士狂砍人,但是突然一阵枪响,他悲壮的到地,而这往往有武士时代行将灭亡的象征意义。Angier借助神秘机器的举动也似乎带有类似意味。
   最后,向大家推荐一本书《光电帝国――电力发展史上的巨人和他们的战争》,本书详细介绍了那场直流电与交流电之争的精彩故事,本文的资料也多来自于此。

————————————————————

转载结束

P.S. Nolan拍的《蝙蝠侠前传3》的名字已经定为:Dark Knight Risen。听起来像是《魔兽世界》里的剧情,Nolan是wow-fans?lol

P.P.S.以下内容有关剧透,未观赏者请绕道。

我本来以为Angier的魔术是:发电机器只是个克隆机而已,自己为No.1,用机器克隆出No.2,然后No.1则藏匿在观众席上,等No.2充电消失后再现身完成瞬间移动魔术。只是如此一来就有一个问题:机器通电后克隆No.2,势必有No.3出现,而贯穿全剧始终未见No.3。而且我也固执地认为,每天掉进水箱里淹死的,只是Angier的克隆人而已,毕竟看别人死总好过自己去死……这是人之常情,而且伟大的魔术师要保持自己的秘密,就不能让自己的分身活着——所以每天的舞台下都要准备着一个真锁套牢的大水箱,每天表演结束后都要着人用黑布掩着,把水箱送到废墟底下;

后来在写这篇Blog时才突然想到,那台机器应该就是传送机+克隆机,在耀眼的雷电过后克隆出物件并将对象传送到50码开外,本尊则留在原地,毫发无伤(一如试验的那只黑猫与实验室外的那一堆黑帽)。

再想深一层,Angier每天在自杀前都要告诉自己:淹死,就像回家的感觉,It’s like going home。然后打开机关,跃入自己准备好的水棺……而克隆人则继承自己的遗志,每天在演出时自杀,直到百场魔术落幕,或者Bordon钻入圈套。所以在最后当Cutter告诉他淹死过程其实是场Agony时,他脸上的表情抽搐,痛苦可想而知。

荣耀,Angier与Bordon一直追求的,想来该是所有人都追求的,亦是本片真正的片名。
为了荣耀,Bordon与Fallen互相分享了一切甘苦荣辱,(我相信其中也包含了Sarah,否则Sarah的自杀原因就很难自圆其说); 而Angier,原是为复仇的,但在得到Bordon的秘密手册时说了一句:“I don’t care about my wife! I care about his tricks!”. 最终为了站在金字塔的顶端不惜破釜沉舟,给自己挖坟。

而现在在我脑子里盘桓不去的,是当年知名的魔术师David Copperfield(大卫.高柏飞),他那闻名当世的”长城穿越秀“,背后的真相是不是也是这么简单?而我们惊异于其华丽的效果也就是因为,We don’t really want to know, we just want to be fooled…

每部精彩的电影总有廖廖数语扣人心弦:Simple, but not easy.
就像Nolan的电影:简单,却一点也不简单!!

戏者颠,看者迷

23/02/2011 § 2 Comments

两部电影,完全颠覆了我对香港的看法 --- 《天水围的日与夜》,《天水围的夜与雾》。距看完电影的时间已经过两个月有余,而盘旋在脑内的电影情节却始终挥之不去。

 

 

屡获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的许鞍华,却与其日裔母亲住在香港的公屋里。也许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让她拍出了天水围二部曲。

以下内容转自中文维基百科:
____________________

天水围位于香港新界元朗区西北部,周边被属屏山乡事委员会的沙江围、冯家围、辋井村、虾尾新村等村落包围,距离中环市区大约25公里。

1998年天水围北部开发时,特区政府刚宣布建立“八万五”房屋计划,北部地区成为供应大量楼房的重要地段。按照当时规划,俊宏轩、天逸邨、天恒邨共13,000个单位,本来都规划作居屋,但随着九七金融风暴影响扩大,大量居屋停建,原有单位逐改建成接收低收入家庭的公屋。而原本建立夹屋的用地,在夹屋计划取消后,亦用以建立公屋。除此之外,为应付八万五房屋计划的指标,房署每年需要提供50,000个公屋单位,天水围北于是额外增加了7,000个公屋单位。

大量公屋在一区内出现,令人口急剧暴涨。按照香港楼房规定,居屋单位对每户人口限制较为宽松,但公屋必须容纳更多人。结果天水围北人口急增至10万人,公屋居民高占85%,其中天水围北的屋邨2001年入伙后,不少家庭属新移民家庭,其妻儿本在内地、随后获准家庭团聚来港,也有不少是老夫少妻,男方收入也属低下层。

在发展过程中,天水围规划长期受到非议。政府发展天水围北初期,原本规划区内会有大量居屋居民,因而按照8比1的人口比例建立停车场,但大量房屋改成公屋后,区内停车场长期空置。与此同时,天水围北原定有一间警署,但因特区政府当时面临财赤危机,建立警署的计划因此取消,区内亦长期没有公园等基本设施。

在区内人士要求下,民政署曾让步把俊宏轩和天逸邨中间的空地填平,让区内人士散步,但负责工程的民政署指公园是康文署管理,只肯称这片地方是“地台”,亦因为财政预算不足,长期拒绝在“地台”上建灯。当地区议会几经申请后,康文署才在“地台”上裁种20棵树,但拒绝给树浇水,居民唯有发起植树运动,让居民种树及浇水。

区内唯一的政府诊所位于天水围南,低收入居民为省车钱,要步行半小时才可看病。医管局最后在天华邨的博爱医院中加开一间诊症室,但面对10万居民,该诊所每天的名额仅有22个。天水围北亦没有图书馆,康文署亦只安排图书车每星期来两天,经过多年争取,才于天泽商场租下一个单位做临时图书馆。

天水围位置偏远,若要前往或离开天水围必须使用公共交通工具。由于与市区有一大段距离,对外交通车费昂贵,往屯门及元朗以外地区最便宜都需要8元(276系列路线),往荃湾、美孚、尖沙咀及港岛,则分别需要支付$9.6、$13.3、$16.5及21.4,收费高于其他地方的收费,这些价钱在天水围有不少人都没有能力支付,很多人只会往元朗或留在天水围工作或读书,但元朗区能就业的机会极低,很多人仍需往市区工作,只好从日常生活中节俭,来应付昂贵的交通费用。虽然香港政府近期推行交通津贴,帮助屯门、元朗、天水围、上水等远离城市的新市镇的低收入居民出外,但只是冰山一角。

就业问题在区内更备受关注。天水围不少人口属于新移民家庭,教育水平不高,往往只能寻找低收入工作,但从该区到市区的车费每日高达40多元,到区外打工的交通费高昂,令不少家庭长期倚赖失业综援。香港扶贫委员会2006年9月公布,全港入息低于平均综援金额有103万人,当中以天水围所属的行政区域元朗的人数最多。据社会福利署资料显示,2004年元朗区领取综援个案近30,000宗,天水围约占一半。而天水围的自杀求助个案也冠绝全港,撒玛利亚防止自杀会05至06年的资料指该区个案多达70多宗。

2004年4月11日,天恒邨一名无业汉斩死妻子及两名年幼女儿后,用刀自杀身亡,这宗灭门惨案震惊全港,区内问题再次引起普遍关注。

在舆论压力下,港府委托独立小组,研究如何防范天水围发生新的家庭暴力惨剧。同年10月,报告发表,批评当局规划天水围的社会福利服务并不完善,并指区内的家庭支援服务明显出现问题。报告指,2001年天水围人口超过20万,但长期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服务中心,即使区内后来发展了3间服务中心,但自从天恒邨案后求助个案急升,其中一个服务中心处理的个案,由400宗增至600宗,政府却没有增加资源。

针对天水围情况,报告提出近30项建议,包括更有效调配资源、加强协调各部门如警方、医院、非政府机构。报告又建议,检讨现时处理虐偶个案的程序,提出修例让法庭接受被虐者书面作供避免因为要出庭而不敢指控配偶。报告又促请政府定期检讨城市规划的机制、尽早制订紧贴人口增长的地区福利计划。然而,事隔3年后,小组提出防范家庭悲剧的24小时社署辅导热线仍未全面落实。

连串事件下,天水围被传媒冠以“悲情新市镇”的名字,香港人亦常把天水围联想到“综援”及“伦常惨剧”。其中,2005年香港天水围妇女联合会曾就天水围进行意见调查,半数非天水围区居民对该区的印象只属“一般”,更有20%受访者表示感觉“很差”。歌手李克勤2006年亦有一曲《天水‧围城》,歌词说“围住了血汗,围住了当初厚望”、“气候太凉,像残酷得天生等天养”。有人在网上号召居民联署要求禁播。

2007年10月14日,天水围再度发生伦常惨剧,一名领取综援的新移民家庭,丈夫患上鼻咽癌在医院留医,患精神病的妻子将一对12岁及9岁的子女,用绳索捆绑从24楼掷下,自己随后亦跳楼,3人当场死亡,事件再度震惊香港。苹果日报翌日指天水围在04年伦常惨剧发生后成立了3间综合家庭服务中心,但中心的查询电话假日竟无人接听,若有紧急求助,电话录音会要求求助者致电社署热线或者留下联络口讯,几经转接竟然转介至九龙湾明爱向晴轩的热线电话。

翌日明报社论说:“天水围已沦为悲情新市镇,是香港之耻,更是特区政府之耻。以香港社会今日的富裕程度,以香港人的爱心,以特区政府的财力物力,特区政府完全有能力加强天水围高危家庭的支援,关键只是,政府有多大的决心而已。”

虽然天水围被冠以“悲情新市镇”,专栏作家高慧然却持不同意见:“天水围这个社区作为一个社会的缩影,有什么特别呢?发生在天水围的悲情故事,在别的社区同样上演着。让天水围成为一个悲情市镇的,并非天水围人,而是把‘悲情市镇’这个标签贴到天水围额角的一班政客,以及推波助澜的传媒。”

六天后(2007年10月20日),影星周润发出席香港湿地公园举行的“世界湿地日2008香港区庆祝活动”启动礼时,首次提出天水围应“改名”。他表示:“天水围城,不应围住人,改名就天下太平。这样就不用这边好,另一边便死人塌楼,不如将天水围与湿地公园两边的字拼在一起夹夹。”2008年1月17日,乡议局主席刘皇发将周润发提出天水围改名的建议,在行政长官答问大会中正式提出。曾荫权当时表示,天水围的名字是由原居民所改的,而刘皇发作为原居民代表,亦提出改名,他们会尊重居民的意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转载结束

对我而言,《日与夜》犹如浊世里的一濯清莲,虽身边满是污糟邋遢之辈,贵姐与安仔却依然能特立独行且不受影响。不少评论说贵姐在垃圾房回忆亡夫的那场戏是败笔之作。然而在我看来却恰恰相反,这恰是此剧的点睛之笔!唉,没有经历怎么看得懂…

不经意间的感动:

看儿子吃冬菇时贵姐面上一丝满足的笑容;
看张家安拖地时贵姐轻轻的笑骂;
公车上,贵姐把阿婆梁欢转送给她与儿子的金器轻轻放入包内:“我先帮你收着…”;
贵姐扔牛仔裤时忆起亡夫的大悲。

年过半百的许鞍华在此片获奖后感慨:“此片重新建立了我对电影、对这个世界的信心”。

最后,知道这部戏的编剧是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女生(吕筱华)之后,我没办法抑制心中对她的钦佩之情…


《夜与雾》却给我来了个措手不及,在看此片前更完全不知原来此片是根据2004年天水围伦常惨案的真实事件改编而成,电影看完后好一阵的胃疼。揭开虚荣的疮疤,背后充斥的满是好逸恶劳,永不满足的欲望。2010年第2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任达华凭《岁月神偷》成就影帝,但单演技而论,《夜与雾》应远胜于《岁月神偷》。

以下转自豆瓣影评:

——————————————

去年许鞍华拍出了《天水围的日与夜》,今年是《天水围的夜与雾》。没有了阳光,换来的是无止境的黑暗和雾霾。

这两部电影虽然片名近似,但却绝对没有关联,《天水围的夜与雾》更不是续集。《天水围的日与夜》是一部以无招胜有招,温情脉脉的世间小品;而《天水围的夜与雾》却是一出透着彻骨悲凉的真实惨剧。

香港,是很多人憧憬的城市;但这里,却是也是很多人的不归路。天水围,一个香港的新兴居住区,这里居住的多是香港的新移民,其中不乏大陆嫁过去的诸多新娘。只是,这里是政府提供的公屋,条件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而许多怀抱着香港繁华梦的大陆女人,在天水围这里,美梦都变成了不得不接受的事实。

近几年,天水围曾经出过多宗伦常惨案,烧炭、灭门、乱伦……许鞍华先是用《天水围的日与夜》把天水围平和详实的一面展现给了我们,随后又用这部《天水围的夜与雾》来揭示了黑暗的另一面。

作为一个特殊的社区,天水围经过许鞍华两部作品的“宣传”,几乎成为了香港又一个知名地标。许鞍华导演用《天水围的日与夜》告诉我们:在这个底层劳工聚集的尺寸之地,并不总是伴随着肮脏交易和犯罪恶行,有许多经济拮据、社会地位低下的人们坚韧而又有尊严的生活着——这的确是天水围的一个面向,许鞍华首先用《天水围的日与夜》为她的新世纪底层书写笼罩上了一层温情(但真实)的面纱。

接下来的《天水围的夜与雾》许鞍华便举起了她的手术刀,取材于真实发生的灭门惨案,但许鞍华并没有赤裸裸的将之奇观化,而是采取了类似《罗生门》的方式,通过倒叙和多元视角叙事尽力给观众们“拼凑”出一个真相。

那么这个真相真的真实吗?许鞍华没有说。但我们清楚的看见了香港社会福利体制的痈疮——漫不经心的社工、看似热心但又执行力欠缺的区议员、有“养懒汉”嫌疑的综援发放系统、推诿敷衍的警方,以及处处弥漫的对大陆来港女士(多指大陆来港性工作者,所谓的“北姑”)的隐形歧视。

当然,香港的社会体制总的来说还是比较有效的,比之《笼民》(张之亮)里的惨不忍睹,以及《投奔怒海》(许鞍华)里越南百姓的水深火热,天水围的老百姓还算温饱无忧。真要细究起来,晓玲的悲剧可能还是不具备普遍意义的。一个饶有深意的场景是:当晓玲被李森一次次的婚内强奸后,呆坐在屋外怔望远方,此时来了个大陆移民与其聊天,这个路人就盛赞天水围的环境好,而且与大陆隔海相望,是个住人的好地方。

这应当不是假话,影片很快进入了大陆的场景。晓玲来自四川乡下,家里连个电视机都没有,所以她被来自香港的装修工人李森俘获芳心是符合逻辑的。事实上,与李森的婚姻曾让晓玲父母的虚荣心大获满足——给家里带家用电器,给家里修房起屋,李森的到来,不啻于这个穷乡僻壤的救世主,在香港属于绝对下层的李森,在晓玲家乡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款。而且李森事实上已然凌驾于晓玲的家庭之上,他对晓玲妹妹的霸占举动,某种程度上就表明了他们之间的主-奴式关系。

被斩断了与故土之根联系的晓玲显然是危险的,家乡对她的认知几乎完全来自于她从外界输入的资源。当晓玲妹妹接受警方质询时,她说姐姐只回来两次,带回来两件东西:一件是电视机,另一件就是姐夫——必须指出的是,晓玲自己也在千方百计的力图斩断自己与故土的联系。

安土重迁的农民被抛置在现代化进程的巨大变局中,他们当然是失位的——《天水围的夜与雾》就这样把视野拓宽到了整个中国,囿于香港的弹丸之地天水围所发生的风波,被放置在大中华地区的整体巨变下,其原因才能逐渐明晰。许鞍华就用这样抽丝剥茧的方式告诉我们,在现代化的繁荣表象下,还隐藏着许多上不得台面的内伤。李森灭门惨案所划开的社会伤口,正好成为许鞍华用摄影机展现这些内伤的契机。

巨大的地区差异不容忽视,另一方面,人们脑中的旧意识也成了背后的刽子手。当晓玲被李森粗暴的伤害后,她一开始只是不想丢家里的面子,不愿声张;而晓玲的父母也是这个想法,脸面第一,男人打女人是稀松平常的事;更为讽刺的是,连调解家庭暴力的香港社工也极力大事划小、小事化了,李森引用的“床头打架床尾和”的俗语最终让晓玲没能逃出这个火坑。

迈入新世纪的天水围,与整个中国已经血脉相连,这里的每个鼻息都可以在更大的空间内找到动因。这是个高歌猛进的大发展时代,却又是个空前复杂的时代。现代化的进程、经济发达的香港,是一件醒目的白衬衣,不过如果我们定睛看一看,却能发现白衬衣下面分明藏着副扎眼的黑胸罩:几分诱惑,几分龌龊,又有几分不由分说。

而从导演自身来说,许鞍华至今未婚,与她的日本老母亲在香港租房过活(很多人都难以置信),或许,这也是导演能如此敏锐的捕捉到家庭伦常矛盾与底层生活裂隙的重要原因之一吧。

————————————————

转载结束

人往高处走当无不对:农村向往城市,大陆向往港澳台等富庶之地,港澳台则向往西方资本主义国家。

香港在回归前的移民潮有个口号:快来!97前的“最后一班车”。于是大家争先恐后地往上挤,没有人关心车会开向何处,但最重要的是千万别把我扔给大陆…

外来媳妇本地郎,当天平不再绝对倾斜,无耻的虚荣再难满足,剩下的只有歇斯底里的疯狂……

就像那白衬衣下的黑胸罩……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entries tagged with 最爱电影 at 獨唱何須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