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men and women just be friends?

03/07/2011 § 5 Comments

男女间会否有纯友谊关系?

《When Harry met Sally》里有段对白:

Harry Burns: You realize of course that we could never be friends.

Sally Albright: Why not?

Harry Burns: What I’m saying is – and this is not a come-on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 is that men and women can’t be friends because the sex part always gets in the way.

Sally Albright: That’s not true. I have a number of men friends and there is no sex involved.

Harry Burns: No you don’t.

Sally Albright: Yes I do.

Harry Burns: No you don’t.

Sally Albright: Yes I do.

Harry Burns: You only think you do.

Sally Albright: You say I’m having sex with these men without my knowledge?

Harry Burns: No, what I’m saying is they all WANT to have sex with you.

Sally Albright: They do not.

Harry Burns: Do too.

Sally Albright: They do not.

Harry Burns: Do too.

Sally Albright: How do you know?

Harry Burns: Because no man can be friends with a woman that he finds attractive. He always wants to have sex with her.

Sally Albright: So, you’re saying that a man can be friends with a woman he finds unattractive?

Harry Burns: No. You pretty much want to nail ’em too.

Sally Albright: What if THEY don’t want to have sex with YOU?

Harry Burns: Doesn’t matter because the sex thing is already out there so the friendship is ultimately doomed and that is the end of the story.

Sally Albright: Well, I guess we’re not going to be friends then.

Harry Burns: I guess not.

Sally Albright: That’s too bad. You were the only person I knew in New York.

不要跟告诉我这只是西方电影的狭义,真实的人生未必如此。也不要告诉我:我有多少多少的异性朋友,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如果真有这样的情况,我只能说,恭喜你!要么你遇到的是圣人,要么就是你太天真。而任何一种答案都体现不了你的价值,只能说明你无知…

在二十几年来的成长过程中,我从没见过有一个男人,会有一个无话不谈的异性朋友而心无杂念的。简单地说,没有男人可以忍受与一个自己认为毫无吸引力的女人独处超过10分钟。至于Sex Part,个人浅见应是“责任”问题,一个“鸭梨山大”的男人,往往会因为想得太多而导致荷尔蒙分泌减少进而成功抑制欲望。相反,脑细胞缺乏,四肢发达的雄性动物则是当今华人世界堕胎率普遍攀升,孕妇的平均年龄不断下调的主要功臣。

换句话说,“柳下惠、花无缺”这种男人只存在于ideal world(理想世界);
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太过现实:有钱就是爷,有奶便是娘;
“做者”们提倡的“精神恋爱、无性婚姻、柏拉图式感情…”
亲爱的,你们自己做到了吗?

你让流连于欢海猎奇的饮食男女情何以堪?

身为男人,很难知道女人对这些观点的看法,
我也从末在这种问题上与女人深入讨论过,
一者不雅;
二者难堪;
三者,“小子,你想干嘛?”

然而偶然在豆瓣上看到一位女性的评论,
相当有趣,转来分享一下:

----------以下转载自豆瓣评论------------
我们知道,除了人类,其他动物性*行*为的唯一目的就是繁殖后代、延续物种、传递自己的基因。虽然人类自恃高等动物,为性*交扩展出各种奇怪的目的,但在选择性*交对象时,还是会受传递基因这一最原始本能的控制。

比如无论古代现代东方西方,几乎都以长腿为美,因为在远古时代,长腿跑得快,更容易摆脱猛兽的追击,更容易捕获猎物,长腿还可以摘到更高处的果子,因此长腿生存的机会大;同时女性也希望传递自己的基因,自然更热衷在生存机会相对大的长腿们身上押注。即使现代长腿的实用优势大多数仅体现在运动场上,即使女人喜欢长腿难不单为生长腿的孩子,但长腿已经固定为一种审美,一直影响着女人的性选择。

当然男性也热衷长腿女性,最好还大眼睛,最好还聪明,最好……最好……但男性普遍不苛刻,不挑剔,一般来说,他们的重点从来都是多吃多占,而不是精挑细选。如果是腿短小眼睛不聪明的女性,他们一样不拒绝,而且摆平长腿大眼睛又聪明的女性后,还是不耽误他们惦记新的。因为精*子是很廉价的可再生资源,喷一次就50多亿,吃不吃蛋白质的吧,反正都能自己长回来;而且交出精*子的过程男的没有痛苦还很愉悦;最重要的是雄性不承担怀孕环节,不必在这上头耗费时间和能量。所以,理论上雄性只要搞得出精*子就随时随地可以令雌性受孕,无限地传递自己的基因。对于人类来说,如果忽略一切法律造成的畏惧、道德造成的负疚、人口爆炸的危机等,男性会在本能驱使下,和任意有生育能力的女性交配以增加后代数量直到精尽人亡。

但卵子,首先是不可再生的,起码对哺乳动物来说是这样。女的在出生前卵子已经存在于胎儿卵巢中,出生后数目不会再增加,10万多个,越用越少。先来个极限假设,一个女的,一生不怀孕,月经从15岁开始到55岁结束,周期28天,来月经的次数=365天×40年/28天,四舍五入最后约等于512次,来一次月经排卵一次,也就是说,一生能排卵500次就算很多了,女的一生500和男的一次50亿没法比吧。再极限假设怀孕光生不养,9个月一个,还按15-55岁算,12个月×40年/9个月=53个后代,哪怕次次都是6胞胎那也就是318个后代,总归后代数量是有上限的,所以不能随便挥霍。况且母体怀孕哺乳都要耗费很多时间和能量,和雄性哆嗦一次比起来成本要高得多,选择配偶残次,就增大了后代残次的几率,后代残次就相当于浪费资源,投资失败。所以雌性理所当然更倾向于精挑细选,力保后代质量。
------------转载结束--------------
所以,我一直认为在男女双方的择偶过程中,女人一直比男人清醒;

况且,近来江湖风传女人择偶的“180规则——180cm、180mm、180㎡、180min、180hz、180ml、180m/s”也很能说明问题;

我有一位婶婶有句口头禅:“生女儿比生儿子强。”
Why?
因为女儿孝顺啊!
??????
生儿子,从小到大,磕磕碰碰,惹事生非不说; 一旦长大后结了婚,要么多数不怎么回家了,要么逢年过节基本跑丈母娘家待着,顶不住这气啊…而生女儿,不但没有这方面的问题,反而从小到大安安静静让家人省心不说,即使嫁人后还是可以隔三差五地回娘家。而且娘家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就是我老公的事,而我婆婆家的事,基本上没我什么事……我所认识的女性中,有90%以上表示,就算是结婚生子后,还是会“继续效忠娘家!” Orz

不像往年,女人遵从的是“未嫁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的《三从四德》,
所以50-60年代出生的女人,大多都遵守着“出嫁从夫”这条“社会公约”;

小时候曾经听过一个故事:
一个女人的父母与丈夫因犯杀人罪被判处死刑,
官府在酌情考虑后决定网开一面,认为可以只罪一方,赦免另一方;
即要么问斩父母,要么处死丈夫,最后让这个女人选择,
当年10来岁的我,斩钉截铁地认为他丈夫玩完了;
谁知那个女人最终选择了弃父母,保丈夫。
其原因是:“我可以一丝不挂去见我的夫郎,却无法赤身露体去见我的爹娘…”

无限唏嘘…

说到底,男女之间因为先天上的区别而强烈吸引着双方有结识的欲望,但天性中对异性的喜欢却无法让双方能够真正做到泾渭分明,做点到即止朋友。所以这种似是而非的情况是为“暧昧”。而“朋友”一词,实在难以下得了具体的定义,泛泛之交谈何知心?而知己知彼又怎能自持?就好像我至今对“爱情”二字一样做不了完整的结论一样!

张艾嘉的《因为寂寞》,唱尽了爱情的脆弱。如今看来,两人相爱仅仅只是因为彼此孤单的心无法忍受按捺不住的寂寞?!

Advertisements

屏幕刀剑翻飞,窗外疾风劲吹

23/06/2011 § 4 Comments

忽然之间意识到,自己已经多年没有试过在寂静的深夜,伴着嘀嘀嗒嗒的时针缅怀往事…

晚上看一两部电视电影节目本来是旨在听着声音相伴入眠,却不料次次看电影都会越看越精神,以至于睡眠时间从凌晨1点、3点、5点往后顺延~
有时看完后精神亢奋更导致彻夜未眠…唉…

掐着时间分别看完了杨德昌的《一一》、罗启锐、张婉婷的《岁月神偷》、Mel Gibson的《Braveheart》、Demi Moore的《Indecent Proposal》


《一一》,毫不出奇的片名,完全没有宣传的电影。
短短三个小时的剧情,不以画面抢眼,不用明星压场,不放狗血煽情,不落故事俗套;
在看完洋洋对婆婆说的话以后,我也觉得自己过完了短短的一生…

杨德昌,一个才华横益的导演,一个把理想现实化的混蛋,
一个与蔡琴过着“无性婚姻”的负心人,一个喜新厌旧的老家伙~

我算是杨的影迷,却更是蔡琴的歌迷;
对一个曾经在神坛前发誓说“I do…”,并承诺这份爱会一直延续“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的男人,就算他是我欣赏的对象,我还是挺不齿他的行径。

如果担不起一个commitment, don’t start it.

蔡琴说她原谅杨德昌,I choose not to believe; if you loved once, you should know how bad that hurts;

我一直wondering how can you live with that…

所以他死了…

《一一》是他生前的最后一部电影,电影的最后简南俊(NJ)对着妻子说:“…我有机会去过了一段年轻时候的日子,本来以为说,我再活一次的话,也许会有什么不一样。结果,还是差不多,没什么不同; 只是突然觉得,再活一次的话,好像,真的没有那个必要…真的没有那个必要…”

也不知道这些是不是杨德昌借电影来表达自己后悔与蔡琴的分开?

求证?好像也真的没有那个必要。


张婉婷这个名字则是在看过《秋天的童话》后记住的;
在知道电影是由张婉婷监制之后不禁对影片多了几分期待,
结果再次证实:期待越多,失望越大。
《岁月神偷》,更像是在近年来几近灭绝的港片中博求港人同情的YY片;

在豆瓣的影评里,给了三颗星的评价; 里面有两颗星是给了任达华演的老爸;
仅有的触动时刻,是在老爸在问小弟:
“今天学校教了什么?”
“中文和英文…”
“中文教什么?”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
此时仅可见任达华的眼里隐噙泪花…
其他的诸如大儿子与富家女的狗血剧情,老爸当戒指给儿子换血,
吴君如抚着肿涨的无名指泪奔的刻意煽情,实在是“为赋新词强说愁”;
再叹一声近年开始演正戏的吴君如,唉……(以下省略)

若是纯粹站在欣赏的角度,仅凭演技而论,我更欣赏任达华在《天水围的夜与雾》里的表现; 然而此片却能击败《天水围的夜与雾》令任达华荣夺当年香港影坛影帝之冠,实在是令我大跌眼镜; 不过想来也是,如今的香港影帝头衔更像是在送安慰奖…从张家辉得影帝开始,听说今年的影帝位属谢霆锋…我只想大笑三声:“哈!哈!哈!”


《Braveheart》,一个澳大利亚人导、演的苏格兰故事,
看过后不得不承认这是我看过最佳的冷兵器时代战争电影;
Mel Gibson饰的William Wallace, Sophie Marceau饰演的Isabella,
恰是我所能理解的乱世佳人与落难英雄的最佳诠释。

影片内容无须多言,绝对对得起这许多年来的美评;
几句名言亦一直回响在耳边:
“Aye, fight and you may die, run, and you’ll live… at least a while. And dying in your beds, many years from now, would you be willin’ to trade all of that from this day to that, for one chance, just one chance, to come back here and tell our enemies that they may take away our lives, but they’ll never take our freedom.”
“Every man dies, not every man really lives…”
“FREEEEE-DOMMMMM!!!”

P.S.苏格兰人的语调太搞笑了,第一次还以为是听印度人配音的…
P.P.S.穿裙子的男人也有挺man的时——————战场上挑衅敌人时,直接翻开裙子******
P.P.S.S.苏格兰风笛实在是只适合在落难时演奏,寂廖伤感。


《Indecent Proposal》,港译《不道德的交易》,中译《桃色交易》。
另一部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影片,导演、编剧、摄影、演员都几近完美,一部可上五颗星的电影,可惜最终在码头的一场回笼戏Kills everything. 如果把剧情截到Demi Moore下车离去后就perfect了。

身着深色华式旗袍与晚礼服的Demi Moore与在《Braveheart》里身着皇家礼服的Sophie Marceau一样令人惊艳。
“If you want something very badly…set it free.
If it comes back to you, it’s yours forever.
If it doesn’t, it was never yours to begin with. ”
(想来当年Anthony的版本应该就是从这里演变而来的,哈哈哈哈…)

一掷百万的富翁Robert Redford更是风度翩翩,令人折服。(只有这样的男人才对得起“帅”字,Brad Pitt? 靠边站吧小鬼。)
“…Do it for your own reasons or don’t do it…”

“…Nothing gonna happen if you don’t choose…”

John: “Dance?”
Diana: “I should go.”
John: “I remember once when I was young, and I was coming back from some place, a movie or something. I was on the subway and there was a girl sitting across from me and she was wearing this dress that was bottoned queer up right to here, she was the most beautiful thing I’ve ever seen. And I was shy then, so when she would look at me I would look away, then afterwards when I would look back she would look away. Then I got to where I was gonna get off, and got off, the doors closed, and as the train was pulling away she looked right at me and gave me the most incredible smile. It was awful, I wanted to tear the doors open. And I went back every night, same time, for two weeks, but she never showed up. That was 30 years ago and I don’t think that theres a day that goes by that I don’t think about her, I don’t want that to happen again. Just one dance? ”

Oliver Platt的配角一样令人捧腹:(律师老友Jeremy)
Jeremy: OK, David, before we go any further, let’s get the moral issue out of the way.
David: Leave that to us.
Jeremy: No, I was referring to my fee. I get five percent.

Jeremy: “For a million bucks, I’d sleep with him. ” … “Maybe not~”

主角之一的David是个彻头彻尾的loser,被金钱收买的,除Diana外,更大的责任应归咎于他。
不过剧终前他的一句话让我颇为欣赏:“I thought he was the better man. I know now he’s not, he just got more money.”

十几年前当此片在中国的电影界亮相时,除了纷纷扰扰的利益权势的话题之外,还流传着这么个小故事,无法考证是否真有其事,不过编者相对地描述了现在国人对价值的取向:
---------以下属于转载---------
  
   女主持人气势咄咄的问一个男嘉宾,你为什么那么在乎钱,男嘉宾说:“钱能买到一切!”现场的观众哗然了。   
  
  男嘉宾微笑的说:“我们做个测试吧。”   
  
  一个很简单的主题,你的一个仇人爱上了你的女友,现在想要你退出,你是一个正常的人,你爱自己的女友。那个男人愿意出一点钱来补偿你。   
  
  所有的观众都很不屑这种论调,男人缓缓的开出了第一个价格“五万!”      
  
   现场的观众松了口气,论点很集中:“五万,简直是瞧不起人,为了五万放弃了爱情?更主要的是放弃了自己的人格”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否定了。   
  
  男人接着开出了第二个价格“五十万!”      
  
   现场的声音小了很多,一部分的人开始自己的计算了,在过了好大的一会儿,绝大多数的男人依然选择了否定,他身边的女友感动的看着他。只有少数的人接受了这五十万,其中的一个人说:“自己没有钱,父母苦了一辈子了,临老了生病没钱医治,为了父母,放弃了爱情吧。”
  
  男人接着开出了第三个价格“五百万!”   
  
   现场更静了,男人的第一个动作都是看身边的女人,也许是在权衡什么。一半的男人沉默了,另一半的男人怯生生的说:“我要爱情。”身边的女友也有点呆住了,一个女孩子站起来说:“如果一个男人肯出五百万,我想我没有理由拒绝他。”沉默的男人选择了金钱,五百万可以买一套房子,一部车子,全家过上好日子,甚至可以开始自己的事业。一个男人说:“他是我的仇人,我有了这个五百万,我可以含辛茹苦,我可以报仇,我可以计划我所有的未来,当个真正主宰自己的男人。”一些女人看着身边的男人,若有所思。   
  
  男人接着开出了第四个价格“五千万”   
  
   全场哗然了,对于大多数的人,一辈子也挣不了这许多。女人说:“有肯为我一掷五千万的男人,他一定是爱我的,这样有钱又专一的男人,为什么不选择呢。”一个男人举手:“他真的肯付五千万?”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男人说:“爱情是无价的,但是我没有这个能力去照顾爱人,别人有,我应该放弃,并且我有了这许多的钱,我可以做很多有意义的事情,我可以成就事业,我可以帮助别人,这样的人生才有意义。”所有的人都深以为然。 只有一个人依然选择了放弃,所有的人都用很奇怪的目光看他,他解释到:“我的爱情是无价的”,当问到他的女友是否感动的时候,女友说:“我虽然感动,但我更感动的是为了我付出自己五千万的人,而不是放弃别人的五千万,他的观点很可敬,但不现实。”   
  
  嘉宾笑了笑,你们所有的人都选择了金钱。

-----------转载结束-----------

“金钱是否是万能的?”
就算身处当今盛世,这个话题也不会过时;

看完每部影片,我都会试着把自己代入剧中的角色,
把自己放在同样的角度问自己,我能否做得与剧中人一样?
吸收着不同电影的营养,慢慢融入自己的性格,
就像是孔子的名句——————“三人行,必有我师,择行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一百万,$1,000,000.00
究竟能给人带来什么?
没有的人一直热切期盼,
认为这是一世都盼不来的钱;

而有了之后会让你的人生觉得不同吗?
会!
你的社交圈也许会开始不同,
从此开始频繁换衣服,朋友,换车,甚至换女人,
自此进入所谓的“上流社会”,
可惜躲在华丽外衣下的猥琐的心始终未曾改变;
所以当我听到有人说:“我没有理由拒绝……”,我都觉得这是在放p,爱财就爱财,又不是罪过,用得着编着冠免堂皇的理由给自己找台阶下吗?

多年前,我曾经转过一篇“迷惘的80后”,
是现在全力拼博,努力创造事业上的高峰; 待到我年近半百,腰缠万贯时,再怀揣花花的钞票,到灯红酒绿的欢场寻找失去的青春?
还是学先人的“人生知足常乐”,金钱够用就行,待到死的那天,钱也刚好用完也就算不枉此生了…
不过这种不合潮流的想法是不会被主流社会认同的,换来的要么是:“装什么清高,说到底还不是要食人间烟火”,要么是“我们这些小庙,怎么供得起您这位大佛哟”。

人的一生其实都在做选择,或大或小,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我们往往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
如果说你不知如何选择,要么就是你贪心到想二者兼得,要么就是你蠢到在自己骗自己。

乞来的怜悯有不如无

12/04/2011 § 2 Comments

二十年过去了,剧中演员都已过“不惑”而奔“知天命”之年了,但这部1989年的《義不容情》,就算放在20年后的今天来看,还是会带给我强烈的冲击。

仍是那句话:一样米养百样人!同样的一件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当然,100个人看《哈姆雷特》,就会有100个哈姆雷特。这里我只想把自己对这部戏的感觉speak out loud,以备将来回味一二。

剧中人物各有各精彩:老好人丁有健,大坏种丁有康,慈母叶秀云(云姨),情深意重的倪楚君与叹被命运捉弄的李华。虽说剧名《義不容情》,但让我感动的却是楚君、阿健、阿华的三角情债; 以至于在6年多前我曾与一老外朋友有过一场超过5个小时的争论:What is “True Love”?他的观点:“If you love someone, and she loves you back, that’s what I called ‘True Love’.” 而当初阿健喜欢阿华、楚君喜欢阿健的那种不求回报的爱情观,则是我所坚持的“True Love”形态; 当然5小时后谁也没能说服对方,最后我们把它归咎于“中西文化的差异”…

p.s.老娘也喜欢看这部,不过一提起就是悲叹云姨的遭遇,亲手养大的孩子害死了自己…

放上一些比较感触的截图:

楚君停车场取车时偶遇出狱后的阿健

落魄君子的潦倒处境令楚君热泪盈眶

阿华同意嫁给阿健后
终尝所愿的阿健在拍婚纱照当天发现阿华心里的困惑

拍婚纱照时阿健努力想睁眼把阿华看清楚
最终阿健说服不了自己接受阿华的“施舍”,也为了阿华的将来,逃婚

阿华离开后,辗转之下阿健终于明白楚君的用情,转追楚君
然而楚君却不愿接受阿健同样出于“怜悯”的“施舍”

因为楚君曾为折幸运星而伤手指,阿健为博楚君回心,粘贝壳亦十指皆伤
直到明白阿健锲而不舍的用心后,楚君方始动容

回首自己二十几年的成长:
精神食粮得益于查老良镛先生的十五部小说;
已故歌星邓丽君让我领略了什么叫“绝代有佳人”;
而人世间的爱恨情仇,《義不容情》已经告诉我太多、太多…

Luck is when opportunity knocks, you answer it…

11/04/2011 § 2 Comments


天真童趣时,不可理喻。四处涂鸦到处泼墨:“xxx已经是警察了”,“xxx他妈的xxx”,“xxx喜欢xxx”,别人家的门铃“叮咚”一声就跑掉…

年少无知时,我喜欢对着朋党吹:“到了20xx年,我一定发了,会开着最好的跑车回来,住这里最高级的酒店,睡这里最贵的女人…”

青春叛逆时,初中的三年生涯,贡献给游戏机房的青春超过了一千零一夜…

踏出国门时,理想阵亡,现实张狂。遂立志效法前人:一旦学无所成,就专心做“非法外劳”这份很有钱途的职业。

谁知墨村一觉睡八载,醒时孑然一身两袖风。

……
“不小啦”
“该成家啦”
“跟你同年的xx都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妈了”
“看人家双双对对的,你也不害臊”
“差不多将就将就算了,反正就是那么回事,是人总要过这一关”
“是不是哪不舒服不方便说?我有相熟的医生…”
“有你这么挑的么?也不照照镜子…”
“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
“全族上下就属你最不孝”
……

带着关心,夹着疑问。
问候、质疑、甚至是责备,全都不期而至。

说来也是,在福建那个盛产15岁未婚生子,闪电结婚又闪电离婚的小地方,我这种超龄男确实比较罕见;
而且在当今这个已经适应速食食品,速食爱情,甚至速食人生的年代,
大家哪有时间去找什么Mrs.Right——(网友见面不上床?开什么玩笑,大家都这么忙)

Well,如果今天我为了结婚而结婚,对不起自己;
那明天我也可以为了xx而xx,到时就指不定对不起哪位了;
终身大事需要谨慎考虑,不是吗?

关于爱情,说一些自己见过的:
一位网友,经历两段恋情:两情相悦时输给了距离(国内国外); 梅开二度时输给了自己(对旧爱念念不忘); 如今,又怀念分手的誓言而执迷不前,目前荒废学业中…

一位相识,事业有成,与相恋对象谈12个月后结婚,24个月后离婚,还留下了无辜的副产品,现在正在清算家产中…

一位朋友……未尝开始,未曾结束……

当然,人生不会只上演悲剧:
一位同窗,20岁时嫁夫生子,二女一男,十年里夫妻之间相敬如宾,无风无浪,堪称典范!(话虽如此,会否像老黄所云,同学你是否激情已冷?^^)

一位邻居,嫁给了二十多年未曾往来的邻居,育有二子。夫妻同心,且同甘共苦近一十五载,近来频见一家开心的笑脸,可谓幸福。

例子虽多,却比例偏颇。

至于我的幸福,我相信当她敲上我的门时,我会answer的.

不过是场梦

11/04/2011 § Leave a comment

异性相吸!通常,如果我喜欢一部电影,有80%以上的原因是被剧里的女主角吸引,而《Time Traveller’s Wife》(时间旅行者的妻子)却略有不同。

生命因为未知而动人,我爱身边的家人朋友,希望在这匆匆的一生走完之前,尽己所能对身边人有妥善安排。

如果我也有类似能力,碰巧也知道自己到头的“那一日”,估计我会顺着剧情安排后事;

Because there is no any better way.

情深不寿,强极则辱。

15/12/2010 § Leave a comment


金庸,本名「查良镛」,华人文坛的先锋之将;
不说他在香港创办的「明报」对华人世界的影响,
单说他以人代笔写出自己爱恨情仇的十五部长短篇小说,
始终贯穿并影响着我的一生,
说他是我的精神导师丝毫不过。

在他描绘的武侠世界里:
有生有死,有情有义;
他教会了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他带我走进了自己内心深处,在刀剑交错与快意恩仇的武侠世界里畅意驰骋;
他让我领略了人世间最美妙的爱情;

「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谦谦君子,湿润如玉」

虽然典故出自《书剑恩仇录》中乾隆送与陈家洛的玉佩上刻有的铭字,
却不难想像这一十六字亦是描述查老自己十分推崇的人生境界。

12月6日,网络疯传「金庸,1924年3月22日出生,因中脑炎合并胼胝体积水于2010年12月6日19点07分,在香港尖沙咀圣玛利亚医院去世。」
虽然在10分钟后在豆瓣证实是谣言,却已激起了千层浪 — 网络声讨大军喊声震天,所谓的「相关人员」“引咎辞职”;
实在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为什么要兴起这种无谓的谣言。
是为了给自己打响名堂?
还是想证实一下金庸在华人世界的地位?
或者是想验证一下中国式“微博”传播讯息的速度?

「到头这一身,难逃那一日」。

大自然的法则,在劫难逃,千古使然。
只望「大丈夫此生有所为,虽死无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邓丽君,原名「邓丽筠」。

华人世界的另一传奇,典雅,高贵;
一生徘徊于音乐与爱情之间的女人。
92年于泰国清迈寓所哮喘病发撒手人寰,享年四十二岁;

然而吸引我的却非其醉人的歌声或完美的唱腔,
而是这个拥有完美体态,天使脸庞的完美女人其一丝不苟的处世之方。
虚位待贤宁缺勿滥;
风华绝代洁身自爱;

一生错爱的数段情中最令人惋惜的当属与港星成龙的一段情,
事到如今成龙始在公众面前公开承认对丽筠的念念不忘,
“Wrong time, wrong place”。

另一段令人嗟叹的插曲是其与当时香格里拉集团接班人之一的郭孔丞相恋,
二人几乎喜结连理,定于82年3月17日于新加坡的香格里拉饭店举行婚宴;
最终却不得不取消,只为掌握郭家大权的郭老太不喜邓丽君的光芒外露,遂定下三个条件:

一是要邓丽君提出详细的身家资料;
二是停止所有歌唱演艺事业,专心当妻子;
三是和演艺界断绝来往,和所有男性友人划清界线。

做为嫁入豪门的代价,这种条件屡见不鲜。
最终听说邓丽君同意但只提出一个附带条件:婚后郭孔丞离开郭家,两人远离尘嚣过只属于二人的平淡生活;
但结果却是郭孔丞不肯放弃过惯的锦衣玉食生活,两人最后决定分手……

做为邓丽君生前的仰慕者,我决定以后绝不入住香格里拉饭店以示对郭姓集团的不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陆游,唐琬「唐婉」(资料摘自「维基百科」Wikipedia与「维基文库」WikiSource)

陆游(1125年11月13日-1210年1月26日),南宋诗人、词人。字务观,号放翁,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后人每以陆游为南宋诗人之冠。陆游是现留诗作最多的诗人。陆游出身于一个由“贫居苦学”而仕进的世宦家庭。陆游的高祖是宋仁宗时太傅陆轸,祖父陆佃,父亲陆宰。 当时正值宋朝腐败不振、屡遭金国(女真族)进犯的年代。出生次年,金兵攻陷北宋首都汴京,他于襁褓中即随家人颠沛流离,因受社会及家庭环境影响,自幼即立志杀胡(金兵)救国。封建家庭虽带给陆游良好的文化薰陶,尤其是爱国教育,但也带来婚姻上的不幸。他20岁时与表妹唐婉结婚,夫妻感情甚笃,可是其母却不喜欢唐氏,硬逼他们夫妻离散,唐氏改嫁赵士程,陆游亦另娶王氏为妻。离婚后陆游非常伤痛,绍兴二十五年31岁游经沈园时,偶见唐琬夫妇,陆游在沈园墙上写了〈钗头凤〉词以寄深情,此后屡次赋诗怀念,直至75岁时还写了有名的爱情诗〈沈园〉。唐氏读了陆游的钗头凤后悲痛欲绝,和了一首钗头凤,不久便去世了。

唐琬,字蕙仙,生卒年月不详。自幼文静灵秀,才华横溢。陆家曾以一只精美无比的家传凤钗作信物,与唐家订亲。陆游二十岁(绍兴十四)与唐琬结合。不料唐琬的才华横溢与陆游的亲密感情,引起了陆母的不满(女子无才便是德),后陆母认为唐琬把儿子的前程耽误殆尽,遂命陆游休了唐琬。陆游曾另筑别院安置唐琬,其母察觉后,命陆游另娶一位温顺本分的王氏女为妻。唐琬而后由家人作主嫁给了皇家后裔同郡士人赵士程。公元1155年(绍兴二十年),礼部会试失利后陆游到沈园去游玩,偶然遇见了唐琬,两个人都非常难过。陆游感伤地在墙上题了一首《钗头凤》 (红酥手)词。1156年,唐琬再次来到沈园瞥见陆游的题词,不由感慨万千,于是和了一阙《钗头凤》(世情薄)。随后不久便抑郁而终。

—————————-

釵頭鳳(陆游)

紅酥手,黃藤酒,滿城春色宮牆柳。
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
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託,莫!莫!莫!

—————————-

釵頭鳳(唐琬)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
曉風幹,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闌。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

—————————-

转贴一段当年凭吊这段千古奇情时写的杂叙。
每每见之都不胜感伤。

唐诗人陆游与其表妹唐婉,因高堂反对而分,双遇沈园六载后,唐婉因见“钗头凤”而悲,亦做“钗头凤”而泣,未久,逝。陆游近古稀之年重游沈园,凭诗忆人,在诗中哀悼唐婉:「泉路凭谁说断肠?断云幽梦事茫茫」。后七十五岁时,乃居沈园附近,「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写下绝句《沈园》:「夢斷香消四十年,沈園柳老不吹綿。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弔遺蹤一泫然」。在其去世的前一年,他还在写诗怀念:“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十五年前在街头「10元3本」的盗版书里认识的「陆唐之恋」,
尽管当时那本厚三百多页的《唐诗·宋词·元曲精选》错字连篇,
却足以让当时的小鬼头感叹:念天地之悠悠,独沧然而涕下。

十五年后的今天,
我还是对这段千古恋情嗟叹不已,
人世间最真挚的爱情不过如此:
喜欢一个人,不难。
爱一个人,挺难。
邂逅能两情相悦的知己,更难!

 

查老开我双眼,丽筠红妆未眠。
唐陆生死不变,七郎缘何不前?

火舞黄沙, 鹤唳红尘. 飒沓青春, 燃尽做罢!

09/11/2010 § Leave a comment

What’s next?

我一直不住地问自己, 然后呢?
父母的移民大计, 家庭安置, 经济支持都已经有了交代; 然后呢?
大哥大嫂, 二哥二嫂; 已成家的男人有自己的担当, 是非对错都不需要他人的参与.
而身为家人, 无论面对任何情况, 我都希望能够兄弟一心. 接着呢?
小妹. 年底即将回家与小敖结婚, 再往后就要看她自己了.
还有呢? 我?

7年来, 时光轻轻地在我身上留下 “到此一游” 的印记,
零乱的胡渣也在悄悄地告诉我: 狂妄的青春即将燃烧殆尽;
墨尔本的幸运女神未曾特别眷顾于我:
七年前我浑浑噩噩地来,
四年前我豪情万丈地计划将来;
去年我伤心绝望地放手,
如今我心灰意冷地走.

欣慰的是, 无论是对感情, 对事业, 或是对家庭,
我都曾尝试着尽自己的最大努力, 争取最佳的成果.
纵然最后的结果与我所预期的并不一致, 或者完全相反;

“Good Will Hunting”(心灵捕手)的一段剧情对我感触良深:

“(Sean and Will are sitting together on a park bench. Will doesn’t look at him throughout the speech; he looks away. The scene ends with Sean’s walking away, leaving Will there, contemplating Sean’s words.)

Will: So what’s this? A Taster’s Choice moment between guys? This is really nice. You got a thing for swans? Is this like a fetish? It’s something, like, maybe we need to devote some time to?

Sean: I thought about what you said to me the other day, about my painting. Stayed up half the night thinking about it. Something occurred to me and I fell into a deep, peaceful sleep and haven’t thought about you since. You know what occurred to me?

Will: No.

Sean: You’re just a kid. You don’t have the faintest idea what you’re talking about.

Will: Why, thank you.

Sean: It’s all right. You’ve never been out of Boston.

Will: Nope.

Sean: So if I asked you about art you’d probably give me the skinny on every art book ever written…

Michelangelo? (beat) You know a lot about him. Life’s work, political aspirations, him and the pope, sexual orientation, the whole works, right? But I bet you can’t tell me what it smells like in the Sistine Chapel. You’ve never actually stood there and looked up at that beautiful ceiling.

Seen that…..If I asked you about women you’d probably give me a syllabus of your personal favorites. You may have even been laid a few times. But you can’t tell me what it feels like to wake up next to a woman and feel truly happy.

You’re a tough kid. I ask you about war, and you’d probably–uh–throw Shakespeare at me, right? “Once more into the breach, dear friends.” But you’ve never been near one. You’ve never held your best friend’s head in your lap and watched him gasp his last breath, looking to you for help.

And if I asked you about love y’probably quote me a sonnet. But you’ve never looked at a woman and been totally vulnerable. Known someone could level you with her eyes. Feeling like! God put an angel on earth just for you…who could rescue you from the depths of hell.

And you wouldn’t know what it’s like to be her angel and to have that love for her to be there forever. Through anything. Through cancer. You wouldn’t know about sleeping sitting up in a hospital room for two months holding her hand because the doctors could see in your eyes that the term visiting hours don’t apply to you. You don’t know about real loss, because that only occurs when you love something more than you love yourself. I doubt you’ve ever dared to love anybody that much.

I look at you; I don’t see an intelligent, confident man; I see a cocky, scared shitless kid. But you’re a genius, Will. No one denies that. No one could possibly understand the depths of you. But you presume to know everything about me because you saw a painting of mine and you ripped my fuckin’ life apart.

You’re an orphan right? (Will nods) Do you think I’d know the first thing about how hard ! your life has been, how you feel, who you are because I read Oliver Twist? Does that encapsulate you? Personally, I don’t give a shit about all that, because you know what? I can’t learn anything from you I can’t read in some fuckin’ book. Unless you wanna talk about you, who you are. And I’m fascinated. I’m in. But you don’t wanna do that, do you, sport? You’re terrified of what you might say.

Your move, chief. (Sean stands and walks away.)”

中文翻译版本虽不敢苟同却可用来参考:
“你只是个孩子,你根本不晓得你在说什麽。

所以问你艺术,你可能会提出艺术书籍中的粗浅论调,有关米开朗基罗,你知道很多,他的满腔政治热情,与教皇相交莫逆,耽于性爱,你对他很清楚吧?但你连西斯汀教堂的气味也不知道吧?你没试过站在那儿,昂首眺望天花板上的名画吧?肯定未见过吧?

如果我问关于女人的事,你大可以向我如数家珍,你可能上过几次床,但你没法说出在女人身旁醒来时,那份内心真正的喜悦。

你年轻彪悍,我如果和你谈论战争,你会向我大抛莎士比亚,朗诵“共赴战场,亲爱的朋友”,但你从未亲临战阵,未试过把挚友的头拥入怀里,看着他吸着最后一口气,凝望着你,向你求助。

我问你何为爱情,你可能只会吟风弄月,但你未试过全情投入真心倾倒,四目交投时彼此了解对方的心,好比上帝安排天使下凡只献给你,把你从地狱深渊拯救出来,对她百般关怀的感受你也从未试过,你从未试过对她的情深款款矢志厮守,明知她患了绝症也再所不惜,你从未尝试过痛失挚爱的感受……”

一部没看完的电影, 一场缠绕心头的剧情;
人生最大的幸福: 你爱的人, 也在爱你!

──────────────────────────────────────────────────

当今中国有个怪现象, 始于香港: “先敬罗衣后敬人”!
开名贵跑车, 住千万豪宅, 这些不是所谓的梦想,
这些只不过是暴发户们”一朝成名天下知”的耍宝方式而已.
公众是群羊, 放心圈着养. 只要敢扮狼, 早晚全啃光.

人生一世, 草木一春.
如果我的一世青春最终沦为只是一场财富的积累过程的话,
那我的人生只不过是一场笑话!

当你见过富丽妖娆的奇妙世界, 你很难满足于在小山谷里混沌一生;
当你尝过魂牵梦绕的爱情滋味, 你不会甘心于屈就没有感情的婚姻;
当你迷茫失落时, 你会回头问自己:”What’s next!?”

What’s next?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entries tagged with 爱情 at 獨唱何須和.